没钱消费的三大原因:赋税重 负债高 抢不到房!丨檀热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赵十一不要听它怎么说,要看它怎么做。
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1.45万亿美元减税法案,紧随其后,日本政府开始讨论积极加薪和将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德国2017年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
同时英国一系列减税政策已于2017年4月生效,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法国2017年7月宣布,2018年该国强制性征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同月,印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
全球轰轰烈烈的减税浪潮下,我们给出的答复是:不用怕,中国减税早已在路上。我国从2013年讨论是否应当降低宏观税负,到2016年做出降低宏观税负的决定,以及在“营改增”后仍决定减税,方向正确。
实际情况如何呢?
数据显示,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60898亿元,同比增长16.5%;非税收入8121亿元,同比下降8.8%。众多税种里,关税增幅最小,同比仅增长6.2%,而个税同比增长高达20.8%。在收税上,我们真是毫不含糊,尤其是在对内征税上。
如此征税,不用怀疑,中国的企业税负全球靠前。
中国企业部门承担的广义税负占GDP的比重达到30%,占宏观总税负的90%左右,而且中国的绝大部分非税政府收入是由企业部门承担的。
世界银行《世界纳税指数2017》报告显示,中国企业税负高达68%,在全球190多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2位,远超过大部分发达国家。
这一比例不仅远高于美国(44%)、英国(31%)、新加坡(19%)等发达国家,还高于印度(61%)、墨西哥(52%)、俄罗斯(47%)、印尼(31%)等新兴经济体。
在采用增值税的国家中,我国17%的基本税率处于世界中等水平,不过,高于我国的大多是欧洲高福利国家,亚洲国家的增值税税率大多不超过10%,远低于我国。
当然税负到底高不高?要问企业家。
2016年,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税负确实太高了”,“乱七八糟的税太多了,光我们就要缴500多种费,2016年1到11月份,已经缴了4000多万了,这还算少的,有些国企还有其他的费”。
还有“跑到美国的”曹德旺曾表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出35%,中国电价是美国的2倍,天然气是美国的5倍,物流运费也比美国高;仅在劳动力成本方面,中国仍然具有一定优势。
一直以来我们都说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先进制造业。现在来看,实体经济确是“越发展越艰难”。首先我国企业税负不但整体高,而且我国现行的增值税的三档税率中,工业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最重,为17%,而其他行业的两档分别为11%和6%。
其次,就是企业融资成本越来越高,资金越来越紧张。
一般来讲,制造业等传统行业利润率都很低,10%已经算非常好的企业了,然而很多民营企业,都面临着高昂的财务成本。
清华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社会融资环境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社会融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为7.16%。其中银行贷款平均融资成本即贷款利率为6.6%,承兑汇票平均融资成本为5.19%,企业发债平均融资成本为6.68%,融资性信托平均融资成本为9.25%,保理平均融资成本为12.1%,小贷公司平均融资成本为21.9%,互联网金融(网贷)融资成本为21.00%,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融资成本为7.24%。这其中,7.16%仅是利率成本,如果加上各种手续费、评估费、招待费等,社会平均融资成本将超过8%。而一般来讲民企拿到贷款的利率远远高于贷款基准利率,好的一些可以从银行贷款,但经常要配合买银行的理财产品或者保险产品,差的只能选择成本高达20%以上小贷公司和网贷公司。
如果说以前资金宽松的时候企业可以借旧还新,融资成本高也能挺得住,那么如今在国际贸易摩擦不断与全球紧缩,国内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很多企业只能炸雷了。
刚过去的四个月,全国有16只债券爆出违约,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等9家公司,涉及金额高逾130亿元,并且这或许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更严峻的是全球经济形势对中国造成的压力。
4月18日彭博消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全球债务规模已经膨胀至创纪录的164万亿美元,这一趋势可能令各国更难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或是在融资状况收紧时更难偿还债务。
164万亿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意味着随后几年全球经济可能受到货币政策收紧和美国财政刺激的利好效应消退的影响。
企业杠杆率飙升,我国居民家庭杆杆率也快速上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民间部门债务的飙升(尤其是在中国),正在推动债务积聚。IMF称,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后民间债务的增长当中,中国占到了近四分之三。
从2008年到201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从18%上升至45%,2017年更达到了48.97%,已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对比其他国家,美国的居民杠杆率从20%上升到50%用了近40年时间,而中国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其速度之快,令人担忧。
诡异的是,在高税负,居民高杠杆,企业活力下降的情况下,我们要扩大内需,提高消费。
结果如何呢?
进入2017年以来,消费增速出现持续下降!
中产阶级都被房贷逼的不敢消费了,珠宝行业也都关门了。消费,想说爱你不容易。
在如此“内忧外患”的形势下,如果因为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不敢降低税收,那么各地至少不要再打着各种旗号大搞房地产经济了吧!地产误国的说法,真的不是子虚乌有。


看完了就完事儿啦?
还不赶紧的点个赞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
shichenchenbab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