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大观园(繁华深处说悲凉:春游青浦大观园)

青浦大观园

人在旅途,
有幸遇到一些很好的讲解员,
本身是老师或者学者,
有些是退休以后回来做志愿者,
他们发自内心地热爱本国的文化,
这样的人,
在曼谷皇宫,巴塞罗纳美术馆,
巴黎卢浮宫,暹粒吴哥窟……
我都遇到过,
他们真正在做文化地传播交流。

上海青浦大观园入口处风景。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的骄傲,
也是中国人的骄傲,
把大观园做成实景,
除了影视剧的拍摄基地,
还成为一个景点供人们游玩赏乐,
实在是一件大好事,
红楼本就是一本现实主义佳作,
阅读红楼之余,
还能去书里面的园子里实地走走感怀一下,
实实在在是一件风雅之事,
做大观园的导游或者工作人员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对于喜欢红楼的人来说。

可惜喜欢的人未必在做,
在做的人未必喜欢,
游园时听到一些讲解员用大喇叭说:
稻香村是李纨(zhi,导游把李纨(wan)读成李志)的住处,
蘅芜苑就是“恨无缘”--因为宝钗最后守了活寡,
栊翠庵里烧香也就罢了,
竟然还有个和尚在卜卦,
并且一遍遍地诱导大家去捐功德,
清高孤僻的妙玉若知道岂不要气死?
怡红院,潇湘馆,蘅芜苑,秋爽斋……
到处都可以看到满地的硬币,
中国人要把每个地方都变成许愿池吗?……
等等,还有那凹晶馆,居然被改成了“江南婚庆民俗馆”,
那可是黛玉和湘云月夜联诗所在啊,
那是她们写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所在啊,
大观园的设计者和建造者们知道吗?
他们难道不读红楼的吗?
我们能不能好好地做一个文化,
把那个赚钱的心放一放,不要这么猴急和媚俗?
这么低级和粗糙?
毕竟,这是大观园啊,
这是红楼梦啊!

怡红院门口,元春所题“怡红快绿”。

自然也有好的,
我最喜欢稻香村和潇湘馆,
喜欢稻香村门口那云蒸霞蔚的桃花和杏花,
潇湘馆“龙吟森森,凤尾细细”的竹子,
除此之外,这个大观园,乏善可陈。
这么好的一个素材,可惜了。

走到潇湘馆,心就安静下来了。

游园时听到有人在谈起重拍红楼梦,
谈到融资的问题,
唉,拍红楼梦,
从来都不是钱的问题,
87版红楼导演王扶林拿到的片酬是一万,
这可是3年的片酬啊,
当时他还不敢拿呢。
如今有再多钱,
上哪里再找一个王扶林?
再找一个陈晓旭?
找一个为了拍红楼要先让演员学习3年红楼梦的导演和剧组呢?
找一群觉得能拍红楼便觉得此生足矣的演员呢?

我爱极这稻香村石头地面上的青苔。

无论在书中,
在曹公心中,
在现实生活里,
红楼都是热闹里的寂寞,
是繁华深处的悲凉,
它是贾母隔着亭子听到的水面上传来的那曲萧声,
是迎春出嫁后宝玉徘徊紫菱洲看到瑟瑟有“故人之态”的蓼花菱叶,
是凹晶馆黛玉湘云联句时飞过的那只白鹤,
是贾政看到元宵灯谜尽为易散之物的心中忧思,
是秦可卿魂魄悠悠给王熙凤来托的那个梦,
是宝玉去栊翠庵乞来红梅时衣裳上的“佛院苔”,
是黛玉秋窗风雨夕写在手帕上的那首七绝……

潇湘馆内的残局,“幽窗棋罢指犹凉”。

大门口有曹公的蜡像,
背后有他的那首五言: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是啊,这个世界真的很荒唐,
让人怎能不心酸?

却原来写书的是痴人,
读书的是傻子。

三山写于春游上海青浦大观园
2016-3-21

青浦大观园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