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人都知道的一家店,与一位传奇人物的卅载风云

东门口“二百”,是宁波家喻户晓的一个名字。
这个诞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老牌百货商店,曾是宁波传统百货的挑大梁者。而经历了致命的商业阵痛,波澜壮阔的革新、竞争之后,如今,二百依然在东门口闪闪发光,被称为“百货行业的老字号”、“宁波零售企业的‘常青树’”。二百的传奇,与宁波商业界一位传奇人物的名字,息息相连。
在二百60年余载的历史中,这位传奇人物当了33年零6个月的掌门人。二百的成长、蜕变、煎熬与荣光,他都是亲历者。
事实上,在宁波商业近40年来的兴衰沉浮中,他也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名字。今日宁波要找出一位完整经历、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宁波乃至中国百货零售商业深刻变革的人物,恐怕没有比他更合适、更有资格的了。
他就是黄炎水。
口述:宁波二百商贸有限公司
原总经理黄炎水

“烧”掉售货员的椅子!
我的专业是会计学,与商业结下不解情缘实属意料之外,又或许也是我骨子里想要追逐的方向。
1980年,我从浙江商校会计专业毕业就被分配到宁波二百,起初做的就是会计的工作。三年下来,因为工作表现好,我误打误撞地就成了二百的总经理。
当时的二百,商店面积只有1500多平方米,销售额也只有1000多万元。但当时二百已经是宁波商业系统中的一面“旗帜”。
时值深圳正如火如荼地在建设经济特区,也是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第一时间带着管理班子走访了深圳、上海等城市的国营百货。看了一圈后发现,商店原有的模式已然不再适应开放市场的需求。一颗“求变革新”的种子,已经在我心里悄悄种下。
当时二百的日子很好过。1984年到1988年,是宁波百货业业绩的第一个井喷期,五年间,宁波消费品零售总额从不到16亿直线上升到超过49亿,增长了2.13倍。
那时的改革,是需要决心和勇气的。
老底子宁波人都知道,国营百货的售货员都是在柜台里侧摆一把椅子,“坐着服务”的。顾客想要买什么,售货员拿出商品,收钱开单,然后继续“坐等”下一位顾客。
我的第一把火,就是“烧”了售货员的椅子。
1986年7月1日,二百一举打破商场营业员坐着服务的传统,在宁波业界率先推行“站立服务”。我们也是浙江省第一家“站立服务”的国营百货。
今天看这个事很简单、很理所当然,但放在当时,可是让人“惊掉下巴”的一件事。为了开导老员工,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
“站立服务”,可以说吹响了宁波商业改革的前奏。
当然,“站立服务”仅仅是二百当时为改变服务方式而专门定制的《五款25条服务规范》中,最具典型性的一条。除此之外,《规范》对营业、打烊等各方面都做了详尽的规定。
我们这个行动,被省商业厅认定是商业改革的重要举措。
而更重要、关乎二百生死、关乎宁波商业格局的改革,在进入90年代后,很快又来了。

从家用电器,到内衣内裤
每每有货运到
轻易地就能被抢购一空
1991年,全国商业“四放开”,即经营放开、用工放开、价格放开和分配放开,成为城市商业改革的标志性事件。
“四放开”后,商场的进货渠道全面打开,企业可以自主招工、自主定价,并且出台了奖励机制,商业的活力得到了充分的激发。
宁波商业的“四放开”,正是在宁波二百搞的第一个试点。当时,市政府下属的财政贸易办公室特别组成了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工作队,来到二百。也是在那一年,二百全面扩建装修,营业面积扩大了一倍多,1000多平方米的宝石蓝玻璃幕墙,成为当时的“浙江第一墙”。
形势很快一片大好。
那时还是商品短缺时代,有货,就不愁卖。
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第一次通过关系,亲自从上海采购回1000台“蝴蝶牌”、“飞轮牌”上海产缝纫机时的激动心情。广告一登出,顾客们连夜排队抢购。
当时,三5台钟、自行车、缝纫机,被宁波人称为“结婚三大件”。在物资紧缺、动辄需凭票购买的年代,1000台缝纫机的开放销售,足以令市民们奔走相告。
早上8:30商场开门时,抢购队伍已经排到了日新街上。为了维持秩序,我们采取编号销售,所有缝纫机很快便被抢购一空。当时,我们安排人手在日新街小学设立了会场,所有的机子都由专人统一在那里安装好了再让顾客提货回家。
这一切都是从未有过的。
回想起来,改革开放之初的商业环境与眼下,真是截然相反。
如今的商贸业完全是买方市场,老板们绞尽脑汁、变着花样提高销量,组织销售是根本目标。而当时则完全是卖方市场,各家商场根本不愁卖,反过来,拼的是进货能力,总经理干的全是采购经理甚至是运输队长的活,组织进货是第一要务。
当然,“放开”对于传统的商业同样是一场深刻的考验。
因为放开,市场上开始出现价格乱象,通货膨胀愈演愈烈。以毛纺商品、毛线、全毛尼龙制品为例,因为货源紧张,涨价是常有的事,有时一天都能涨好几次价。商家们囤积居奇,因为商品只要待在仓库里,价格就能飞快地涨起来。
我是不认同这样的做法的。
如果改革就这样进行,无疑是自寻死路。
为了满足供给,我一方面全国各地地跑,千方百计地布货。从广东、深圳,到南京、上海,从家用电器,到内衣内裤,每每有货运到,轻易地就能被抢购一空。另一方面,我顺势建立起了一个“价格自律机制”,倡导“见物定价、按质论价、一货一价、标价出售”,不囤货、不惜售,旨在让老牌的百货企业及时地发挥平抑市场物价的主渠道优势。
事实证明,这是明智的抉择。
1991年,二百的经济效益排到了全国商业系统的第三位。以流动资金投入产出为标志,二百每百元流动资金,利税率达到146.32元。
但形式一片大好的同时,危机也悄悄靠近了……

那是企业发展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也是我和二百人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四放开”后,宁波百货业发展可谓迅猛。
中山东路两旁,先后开出了长发商厦、美乐门、新江厦商厦、精品商厦等一大批百货商店,百货商场蓬勃发展。
宁波繁华的“商业一条街”正式兴起。
计划经济时代,商品都是分配好的,就这么点东西,在谁家买都一样。所以,也是在“四放开”后,商场之间开始了白热化的竞争。
市场上有这么多的百货商店,如果没有特色、没有竞争能力,被淘汰将是唯一的下场。
为了壮大企业实力,再振百货雄风,1992年,宁波第二百货商店与宁波百货批发公司两家发起,联合组建了宁波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即宁波中百)。
股份制改革初期,很多人不理解。他们从传统理论出发,认为搞股份制改革就是搞“私有化”,发展市场经济就是搞“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复辟”。而实际上,股份制改革是一场理论和思想的革命。通过这次思想的洗礼,企业的动力机制、制约机制、风险机制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员工的积极性得到极大调动。
1993年,二百销售额首次突破一亿元,是当年全国百货零售店经济效益排行榜的季军。
1994年,股份制改革后的宁波中百顺利上市,成为宁波百货系统第一家上市公司。那一年,宁波商业企业中还有城隍庙和宁波华联也实现了上市。也因为上市,二百在日趋激烈的商业竞争环境中不但站稳脚跟,还开始了扩张。
1995年,借着中山东路第一次改造的契机,二百也开始了自己的改造,借助从资本市场首批募集来的2亿元资金,拆除了老二百商城。
原本1500平方米的小商场,就此慢慢地变成了我们今天熟识的样子。
直到现在,我与二百的一些老同志回忆往昔时,都会动情地说起1995年春节假期结束后第一天上班的场景。
就是那一天,二百开动员大会,开始了改造的进程。可以笃定地说,是二百敲响了中山东路商业改造的“第一记锤子”。
然而,二百的改造时值宁波百货业大繁荣的阶段。彼时,百货商场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填满了整个中山东路。在我看来,那是企业发展最艰难的一段时光,也是我和二百人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出于“经营自救”的考量,我作出了开分店过渡的决策,提出“牌子不倒、队伍不散、收入不减”的号召。
所幸,那些年,我们的业绩有增无减。而历时两年半的改造虽然艰难,但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
1997年,9月21日,二百老店新开,从此成为宁波百货系统里最大的百货商店。
开业当天,人山人海,当年的销售额就攀升到了一个新的节点。我知道,我们正在进入宁波商业的新一轮繁荣。
而我当时不知道的是,很快到来的新世纪里,商业环境的变化,会如此的快、如此的剧烈。

口碑这个东西
一旦建立起来
便是金字招牌
2004年,苏宁、国美等家电零售巨头强势入驻宁波。
早在20年前的1984年,二百是全国第一家开始实行家电分期付款的百货商店。在苏宁、国美这些巨头到来之前,家电一直是二百的一块特色招牌,一年可以为整个二百贡献1.5亿元的销售额。
形势所逼,我们决定壮士断腕,从家电领域撤出,转而扩大女装的布局。。
我当时认为,原本那种层层代理制是建立在过去家电行业高利润率的基础上的,随着宁波家电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已经很难再支撑,百货商场的家电在价格、集成度与专业性上,都已经无法与精耕家电领域的专业卖场竞争。
此后几年,冲击一波接着一波。先是天一广场、万达广场这样的城市综合体越来越多,又是电商凶猛袭来。
面对冲击,从2014年起,我们独辟蹊径,选择了做“小”、做精,把二百原先的“女性消费者”定位进一步延伸到“中老年女性”这个细分市场。
中老年女性对网上购物不在行,而购物体验性要求又特别强,很多老阿姨买一条棉毛裤,都喜欢用手摸一摸,看看有没有跳针……竞争对于企业来说有时候并不是坏事,它会倒逼企业去挖掘自己的特色、寻找适合自己的客群,去创新、做差异化经营,从而站上更高的平台。
在我看来,改革就是一个不停地寻找定位的过程。每经历一个阶段,都需要不断调整、不断完善、不断提高。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始终秉承着两点——
诚信和创新
诚信是根本,创新是动力。作为宁波商业系统的一面“旗帜”,我们的责任感、使命感从未消失,这决定了二百与价格乱象、假冒伪劣从无交集。
口碑这个东西,一旦建立起来,便是金字招牌。
“二百天地,老少无欺。”
在广大消费者的心里,二百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掸去历史的风尘,一路相随,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
尽管,随着时间的变化,随着老客户年龄的增长,二百的消费群体在不断更新。社会潮流不断更新,商业的更迭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但我深信——
二百带给大家的永远是“知名品牌,中档价位,大众消费,星级服务”这个定位。大家是不会忘记的。

END

文字:崔凌琳|编辑:程旭辉|美编:周驰

一个共享财智的平台

好文!必须点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