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可能已经见证,美联储本轮最后一次加息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在NRF2019年会议上,前美联储主席耶伦预计,“美国低利率将维持相当长时间,很可能已经见证了本轮加息周期的最后一次加息”。
昨日还志在加息,今日美联储相关人士就“口风”大变。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两次公开表示,今年美联储的加息“没有预设路径”。1月9日,美联储会议纪要中再次明确“加息要保持耐心”一说。
2019年,美联储到底会不会加息,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

美联储加息态度日益软化

1月14日,在全美零售联合会年会上,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预计,美国的低利率将维持“相当长时间”,很可能已经见证了本轮加息周期的最后一次加息。
耶伦“暂缓加息”的表态,与她任内多次加息的行径有点背离,更与她两个月前出席《财经》年会时判断大相径庭,那时她判断,美联储在2019年会再次加息3到4次。
不过联想耶伦任上的2016年,因全球金融状况意外收紧,她曾将原本加息4次的计划下调为加息1次。她的这种审时度势确实可以成为现下美联储的一个参考样本。
她也指出,“美联储(今年)再加一两次息是完全有可能的。”但她建议目前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行动”前,先要对经济运行情况做出评估。
无独有偶,近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多位重量级官员近期也转变口风称,美联储有能力保持政策耐心,甚至对改变缩表持开放态度。
鲍威尔在1月10日暗示,在金融市场动荡、美国和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美联储可能会下调2019年两次加息的预期。

本轮加息周期已近尾声?

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截至目前已加息9次。
2018年,美联储已分别于3月、6月、9月和12月各加息一次,每次25个基点,年内累计加息100个基点,将政策基准利率从近零抬升至2.25%-2.5%的现有区间,区间上限达到了美联储官员对长期中性利率预期的区间下限。去年12月,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下调了2019年加息次数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暗示2019年会再加息至少两次,并将坚持缩表。
“考虑到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所面临的困难,汇丰将2019年美联储加息的预测次数从两次调整为一次。”汇丰高级经济顾问简世勋表示。
据CME“美联储观察”,美联储2019年3月按兵不动的概率升至77.6%,进一步加息25个基点至2.5%-2.75%区间的概率升至21.9%。但进入2019年,投资者越来越相信,美联储不会在这一年加息。
也就是说,如果2019年美联储放弃加息,那么去年12月中旬的那次加息,将成为2015年12月以来加息周期的最后一环,这也正应验了开篇耶伦的预测。

美联储为何放缓加息?

在经济形势尚不明朗情况下,未来美联储政策可能不会过于激进。
美联储的加息决策主要受经济数据的影响,当利率升至接近中性利率时,是否继续紧缩将取决于当时的通胀数据,尤其是核心通胀数据。从数字上开看,美国的宏观经济环境的一些裂缝开始显现。
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已经处于复苏周期后半段。金融危机后美国劳动生产率下台阶,经济长期增长动力减弱,潜在增速下降。美国单位劳动力每小时产量增速均值由1995-2008年的2.6%降至2009-2018年的1.3%。
受益于减税等财政刺激政策,美国GDP同比由1季度的2.6%,升至3季度的3%,但从4季度经济实际数据和走势来看,美国经济的“一枝独秀”难以持续。美联储设定了2%的通胀目标,在制定货币政策时,美联储追踪的是另一个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
11月核心PCE较上年同期上升1.9%,10月为上升1.8%。去年3月,该指数自2012年4月以来首次达到2%。该数据或将令美联储对2019年加息持更加谨慎的态度。
另一个重要指标,美国ISM制造业PMI从2018年8月的61.3%下滑至12月的54.1%,创金融危机后最大降幅,促使投资者买入债券避险。未料,美国债市也不保险,1月3日,美国两年期公债收益率跌穿2.4%,为2008年以来首次与联邦基金有效利率齐平(美国基准利率区间2.25%至2.5%)。
被视为最可靠衰退风向标的3个月/10年期美债息差,在1月2日创下“后金融危机”时代新低。
这些精准性较高的指标显示,美国经济存在持续走弱的可能,或迫使美联储终止2019年加息计划。

美国放缓加息利好金融市场

若美联储按下加息暂停键,势必对已经习惯低利率环境的全球金融市场是一大利好。
中国:直接受益的是人民币汇率。美元指数上行是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贬值的主因,而美元指数上行主要依赖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若美联储放缓加息,美元指数可能面临下行压力,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
另一好处,就是减少中国经济外部风险少,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会大大降低,2019年,国内汇率以及资本流出压力仍然可控,外部因素对国内货币政策影响权重下降,货币政策将更多的聚焦于国内。
欧洲区:欧盟经济呈现明显疲态已是共识,欧盟28国GDP同比增速从2017年4季度的2.6%下降至2018年3季度的1.8%。未来一年经济下行态势将延续,如果经济下行速度延续过去一年情况,2019年欧盟经济增速将下降至0.6%左右。
2019年欧洲货币政策收缩较为确定,且处于加息的起点,未来“欧强美弱”是大概率事件。
新兴市场:若美联储加息速度放缓,美元倾向贬值,则部分回流美国的资金可能掉头转向,重新流入高风险高收益的新兴市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国家的本币汇率以及外汇储备将更加稳定,防止一些基础较弱的国家发生系统性风险。
股市:美股于2018年四季度大幅回落,美联储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其实美联储也委屈,加息导致大量热钱流入美国市场,美股也从中分到不少好处。
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加息对A股市场的影响较为有限,但也难逃与美股同病相怜的“涨跌”关系。此外,美联储“鸽派”货币政策助将推外部环境转暖。
■ 作者|李莹
■ 编辑|李雨谦

推荐阅读

>【医药探针十三】君实生物:市场还在憧憬什么?
>【投资展望2019】展望2019货币政策:将维持偏宽松基调
>【投资展望2019】油市入冬,离春天还有多远?
本文版权归香港财华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向后台申请获取授权。更多精彩,尽在财华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