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趁春拍前,我们聊聊未知的2019

2005年,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拍出2.25亿,标志着中国的艺术品投资步入亿元时代。2017年,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9.315亿元的天价成交,让不少人对十亿时代翘首以盼,然而2018年的市场行情却走起了“平平淡淡才是真”的路线。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艺术品市场调整期尚未结束,艺术品市场发展遭遇一些困难,但是对于收藏者来说,倒或许是个挤掉水分、撇去泡沫的入市好时机。
经济学家李迅雷撰文表示,即便在一个全面过剩的商业环境下,总是存在某些长期紧俏的或者供不应求的东西。
“因此,把某些供给量有限且有收藏价值的商品作为投资品,不失为一种可取的投资方式”,这些商品或受制于原料的稀缺,或受产能的限制,但同时又可以长期保存。
由于这类商品能够买到的量通常有限,即便收藏期间价格增值幅度很大,但对家庭资产组合的增值贡献度则未必大。
上海市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则认为,2019年的艺术品投资会出现“两个回归”。一是回归到“收藏”的本质。二是要回归生活。
他表示:“艺术品投资有很多功能,其中最基本的就是收藏,而收藏就是保护、传承历史文化遗产,经济价值是次要的。历史上所有的艺术品都是为生活而创造,为生活而美化,为生活而传承下来的。所以,我们的艺术品创作也要和生活紧密结合起来,让艺术品来陶冶、提升、丰富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艺术化,也让艺术品在生活中得到传承和传播。”
不过对于拍卖行来说,2019年可能并不好过,有人预期艺术市场销售额将会比前两年有所下滑。
在苏富比举行的季度财报会议上,CEO塔德·史密斯认为,整体看来,拍卖行对2019年艺术市场的态度不如刚刚进入2018之际那样乐观,并将对今年不温不火的市场作出相应规划。
他指出:“市场前景目前仍然不明朗。美国和全球的政治环境都充满不确定性,其他影响还包括利率上调和全球经济增长的整体放缓。”因而潜在出售方可能会顾忌到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政治环境和美国经济,因而不愿在这一时期售出手中的大师杰作。
在拍卖行往年的季度财报会议上,史密斯和拍卖同行通常都能从坏消息中凑出一些乐观的理由。此番对市场前景毫不掩饰的悲观表述,可见苏富比高层对今年市场情况的忧虑。
另一巨头佳士得的2019年可能也不会省心。2018年,佳士得的战后部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换血。
部门全球主管Koji Inoue跳槽到豪瑟沃斯画廊掌管画廊位于纽约上东区的空间,战后部欧洲和纽约主管Francis Ourtred和Loic Gouzer也分别离职,并没有明确透露下一步的动向。
虽然拍卖行高层往画廊跳槽,充实画廊的二级市场运作并非新鲜事,但佳士得离职的三位却是业内不可多得的专业人才。
Loic Gouzer是达·芬奇《救世主》拍卖主要促成者。2017年11月,《救世主》拍出有史以来艺术品的最高价,被沙特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买下。
Francis Ourtred则曾在2013年成功为佳士得锁定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三幅卢西安·弗洛伊德习作》的委托出售,最终没有成交。
Koji Inoue则是佳士得在亚洲地区拓展客户关系的功臣,2017年曾成功从一位长期持有一幅塞·托姆布雷作品的神秘日本商人那里取得该作品出售委托。
当然,佳士得仍有主席Alex Rotter掌舵,还有包括执行副主席Barrett White、副主席Andy Massad、全球总监兼部门主管Sara Friedlander、销售主管Johanna Flaum等在内的坚实的后盾。
但无论如何,春拍的脚步已经迫在眉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