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气这么虚,要清邪气必须先补才行 |朱丹溪语音文字复习

本节语音
语音课内容戳这里收听↑
可以点击页面最下方“阅读原文”到喜马拉雅收听更多本系列音频~
医案原文链接
本节文字复习对应的语音原版内容点这里查看→正气这么虚,要清邪气必须先补才行 |一代医宗朱丹溪
文字版本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接着来讲朱丹溪看病的故事。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患者是个名人,叫什么?叶仪。这位叶仪在当年是个著名的文人,和朱丹溪按说是同学的关系,怎么回事儿?他也拜许谦许文懿白云先生为老师,朱丹溪也跟许谦学过,所以他们俩应该是同窗。这叶仪患病,这次病是朱丹溪给治疗的,所以他把过程整个写了下来,就跟李东垣元好问似的,元好问让李东垣治病,也给写出来了,写的很详细。所以我们能看到一个文人笔下的,和朱丹溪笔下的,他们俩一起记载的,这么一个详细的案例。怎么回事儿呢?说这一年秋天的时候,秋天八月,叶仪患什么病?患滞下之病,滞是停滞的滞。什么是滞下?就跟今天的痢疾似的,滞下就是肚子疼,泻,泻完了还疼,泻实际只泻了一点点,好像要泻很多,到厕所只泻一点出来。泻完了肚子还疼,好像没泻干净,所以叫滞下,也就是今天这肠道痢疾一类的疾病。得了这病以后,肚子疼,特别疼,疼到什么程度?不想吃东西,“绝不食饮”,一点吃不下东西,然后不断地疼、泻等等,最后怎么样呢?特别的疲惫,困惫不堪,身体一点劲没有。然后到什么程度?各位他自己说了,连床都起不来了,就是泻得太厉害了,正气越来越虚,最后起不来床。最后到什么程度?各位这个就太难堪了,把床席挖一洞,他躺在床上,这写的太狼狈了,文人自己写自己,写的“听其自下焉”,什么意思?实在起不来床了,没办法,动不了,没劲了,就躺床上,床挖洞自己往下泻,不管了。各位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他真的这时候虚到一定程度了,我们但凡能起来,大家还是要上卫生间去,去如厕到那儿去泻去。这位实在是动不了了,所以这个为后边朱丹溪怎么治疗埋下伏笔了。这种情况下,患者身体处于什么状态这是非常重要的。正好这时候朱丹溪在城里边,朱丹溪他家在乡下在农村,正好在城里边,因为是同窗,所以来给他看病。朱丹溪来看病,说你这是滞下,这个“正合承气征”,什么意思呢?可以用张仲景的承气汤,大承气、小承气等等承气汤,这承气汤是泻下的,这个急下存阴,能够把肠道里热结给泻出去。大家会问,这他闹肚子往外泻这么厉害了,你再用承气这种泻药,承气都知道是往外泻的,再用泻药合适吗?是这样的,一般情况下承气治疗热结旁流,肠中有燥屎,但是对于滞下,因为他大便并不通畅,邪毒聚集在里边,这时候把它泻下来,彻底地清理出来,然后肠道慢慢恢复,反而把这病治好。所以对于像痢疾这种病,有的时候确实需要用承气类的泻下之药去泻,这在中医叫通因通用之法。那么朱丹溪既然认为你滞下,应该用承气药把它泻出去,朱丹溪就开这方子了吗?没,这是什么?这就是高手。人家一看他,一号脉,“气口虚”,脉特别虚,然后“形虽实”,看着身体好像挺壮实,但是“面黄稍白”,脸色可不对,黄黄的,然后泛着苍白的颜色,这说明什么,说正气特别不足了。各位你看这情况就知道了,躺床上已经动不了了,听其自下,泻肚子都自己往下泻都管不了了,都已经虚到一定程度了,所以朱丹溪就说这时候不能猛然用泻下去攻击,用那种排邪的药,朱丹溪没有冒然去使用。朱丹溪怎么说这事呢?他说这事您得先忍一忍痛苦,先忍那么几天痛苦,别着急,怎么办呢?因为看着正气太不足了,先补。怎么补呢?用人参、白术、陈皮、芍药等补药,开了十来副药。有人说朱丹溪就会滋阴,其实不对的,你看这医案就知道了,人家人参、白术什么补气的没少开。像这个,就开这个补气的药,补脾的,陈皮给你行气,这芍药给你缓急止痛的。首先怎么治呢?人参、白术打头补正气。所以大家看到没有,朱丹溪先没有给你哗哗泻下,为什么?一看这人不行,动都动不了,起都起不来,在床上自己在那儿泻呢,这种情况下我给他一泻,脸色又白又黄的,没什么正气,朱丹溪不着急,先给你开补的药吃。吃的效果怎么样呢?叶仪自己讲的,说不好,为什么?“病益甚”,越来越厉害,每天好像肚子疼得挺厉害,痰把咽喉堵了像棉絮一样,总在咽喉那儿有,然后疼,疼得“呻吟亘昼夜”,晚上疼得不得了。他自己再一想越来越重,朱丹溪这么有名的大夫给我治,这都治不好,我估计这都够呛了,于是就把自己两个儿子找来了。文人都很有意思,就像元好问那个治病也很有意思一样,像这位心思也比较多,他一方面让朱丹溪治,同学又是名医;但一方面又不相信,怎么给我越治越重?没见好,我可能够呛了。于是把两个儿子找来,跟儿子诀别,什么意思?我可能不行了,我们家什么东西怎么分,就诀别了,告别了,恨不得把自己遗言都说了。两个儿子一听这都说这话,俩人就哭,一边磕头一边哭,这一哭邻居听到了,他家怎么突然子女哭起来了?完了一定出事了,这叶仪不行了。所以就开始大家外边传,听说大文人叶仪去世了,听说叶仪被朱丹溪给治死了,你说朱丹溪是名医,同学都给治死了。到处传,传着传着,在过去城市这也不大,老百姓传的口信太快了,传到朱丹溪耳朵里去了。
朱丹溪一听,什么?叶仪被我治死了?这绝对是什么?这绝对是大家给乱传的,给传错了。所以等天一亮,朱丹溪就来看他来了,到这一诊脉,朱丹溪一看说行,补这么多天,这应该补的差不多了,补了多少天呢,朱丹溪说,用了十余帖药。后来他记载说,“至三日后”,这应该错误的,应该是十日后,因为叶仪的医案里边写的是“浃旬”,十日后,也就是十天左右,吃了十天的补药。这应该正气稍微恢复一些了,所以朱丹溪这时候就煮小承气汤给他喝,这小承气汤就力道没有那么大,跟大承气汤比,力道没有那么大,因为大黄它没有后下,后下大黄煮的时间短,泻下作用就强,你要煮的时间长,它的里边有效成分破坏一些,所以泻下作用就和缓一些,所以用小承气汤就给叶仪喝下去。这药一下咽,这叶仪就觉得,好像这痛苦从上边往下走,难受的地方从上往下走,一站一站往下走,觉得这个心里安静下来了,不像刚才那么燥热了,就觉得静下来了,第二天就开始能喝粥了,然后慢慢慢慢就好了。朱丹溪的医案里边,这记载就是承气汤给他喝了两天,就喝了两副,这两副泻下,把热邪泻出去以后,他身体就恢复了,这个后下症就好了。这时候大家一看这病您治的有点奇怪,他那么严重,都泻到躺床上动不了那样一个人,你给他补了十天,然后给他泻下,一泻两天就好了,这十天里边这病好像越来越重,他越来越难受,结果这两副药下去以后就好了,说您这是什么治法?怎么不上来就给你泻呢?干吗要前边这十天,您上来就泻两副岂不就好了?就问朱丹溪,请教朱丹溪,说您这病到底怎么治的呢?朱丹溪就给回答,说我之前诊的脉,气口脉特别虚,这脉一虚正气不足,而且叶仪这个人,你看着他好像挺壮实的,长的挺身躯庞大,但是这个是很虚的,脸是黄的,而且白的,没有什么血色,说明什么?说明他泻的已经正气非常不足了。平时这人讲课,学者经常跟人讲,这个“多言者中气虚”,多言耗气,整天说话耗气,这人中气又不足,平时吃的又好,有地位,学者有地位吃的好,吃的好东西进去以后,中气不足能运化这么多好东西吗?运化不掉,所以这些东西留在体内痰积,就是体内积累了特别多的废物,就是我们今天大白话讲。这些痰积就是他得的是滞下、痢疾的身体基础条件。他因为有痰积,正气不足,所以他才能得这种病。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应该推陈出新,我们把这些痰积,这些垃圾给推出去,泻出去才行,泻出去了身体才能自己慢慢地恢复。我多说一句通因通用之法,像热毒在体内导致的痢疾这种病症,不要收涩,中医特别忌讳收涩之法,尤其是初期不要收涩,可能到末期最后邪气已经没有什么了,还是泻不止的话,那么我们用收涩之法。但是在热毒正盛的时候,尤其在初期我们是禁用收涩之法的,您别用罂粟壳那些收敛的东西,一用马上就停止,马上就不泻了,但是热毒在这里边越来越厉害,这人可能要崩溃的。所以这时候我们要通因通用,我们帮着泻,把热毒给泻出去,把积滞泻出去,这样身体才能恢复。在这时候身体有积滞、有痰积,我用补药确实这病情看似加重,他身体里边会有反应。但是有个问题,如果我不用这补药的话,十天的补药不去用,他身体的正气没有恢复,他怎么能够承担得了我后边用的这两副承气,怎么能够负担?他太弱了,我一泻下,他人可能完了,所以我怎么样,我先给他扶正。朱丹溪的原话是什么?原话是这样,“然非浃旬之补,岂能当此两贴承气哉”,这话说的非常筋道,大家都知道朱丹溪跟罗知悌学,学习的时候有个著名的医案,就是治疗那个僧人,大家看我前面的文字也看过,有个僧人,这僧人体内也是有积滞,有瘀血痰积等等,怎么治疗?他身体特别虚弱。结果罗知悌治疗先给他喝牛肉汤,先补,慢慢慢慢身体看着营养足一些,气壮一些,然后再一泻这病就好了。这个事给朱丹溪影响特别大,朱丹溪之前自己学,金元四大家前边几位学问的时候,就有这疑问,他自己说过,前边有位张子和,一位大家,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张子和,张子和主张汗吐下三法,他治病上来就发汗,要么吐,要么泻下,一泻就完事了,一泻就好了。朱丹溪就说,难道这方法这么简单吗?对所有人上来就泻吗?他画了大问号。结果在罗知悌那儿,罗知悌因为学到前边三位真的学问了,所以一看罗知悌治病他明白了,不是上来就泻才行,有的形体壮实的人才给泻一下,攻邪,我使劲往外攻邪,但是有的人特别虚弱,对于这种特别虚弱的人,他本身自己正气就无力把邪气给排出去了。怎么办呢?你要使劲给他排,他自己身体还承受不了。这个在我们生活经常碰到,比如说有的有瘀血的人,活血化瘀,用点三七粉,但有的人特别特别虚,虚到什么程度,一用到三七粉,气血不足,头晕了,它气血运动开他自己都受不了,不够,所以要补补正气,然后再去活血化瘀,这瘀血才能通开。像这样的事我们经常碰到,朱丹溪在罗知悌学完以后就明白了,扶正,我把正气扶一下,然后再清邪气,这邪气更容易清掉。这里边涉及到什么?就是中医里面特别特别大的一个课题,就是扶正和祛邪的关系,什么时候扶正?什么时候祛邪?两者比例如何?两者的先后次序如何?这都是非常非常讲究的。这就考验什么?考验医者的水平。像朱丹溪这个医案,有的人就后世的人就说,这个能不能两个一起用呢?一边扶正气和承气汤的方子我都放到一起用,这样一边补,一边去泻,这是不是不这么痛苦了呢?各位我这么跟你讲,像这样的病例,像这个叶仪已经躺到床上,已经泻到动不了,让其自下,让他自己泻,各位,这种正气虚到这种时候,其实朱丹溪的治法是非常好的,朱丹溪把它分开,我给你补,不管其他就是给你补,当你正气足以后,我两贴药下去马上就好,这是非常干净利落的。如果把两个方子混在一起用,这病程拖的很长,而且没有效果。而且当时你让他泻,这人已经不行了,再泻正气一不足,你补的药还没起作用呢,这人可能就虚脱了,一下就泻脱了,有这情况,有的人就在卫生间一下就气脱了。所以像这样的人,这要非常谨慎的。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疑问,能不能把两药混在一起用,是因为后世我们患者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差,在古代的时候,那是讲究患者要承受一些痛苦的,然后我补足一些我再一泻这治病干净利落。当然后世因为患者不能承受痛苦,尤其现在,您说给患者开十副药,吃这十副药的时候,喉咙里边有痰了,痰堵在这儿,然后肚子疼一点没减轻,这样下来十天这患者绝对不会再吃你药了。所以现代人耐受能力是有限的,开方医生就越来越平了,不要那么痛苦,我们要不混起来一起用吧,我们攻补的放在一起用,有的时候效果还可以,但是有些病症效果实际在下降的,像叶仪这样的病呢,你要这么治呢效果真不一定好。像朱丹溪这个病例,其实对我们搞中医的人都是一个有启发作用的医案,实际上有些时候,我们有些医生特别愿意看到什么?病。我看到病就要把它给攻出去,你没看到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所以在调理身体过程中,一旦偏执就不好了,我是什么派的,我这派就用这方法那就不好了。有一位老先生找我调身体,身体一团糟,他当时我觉得都快中风了,一点劲都没有,走那么十来步就没劲的。当时他在北京吃中药,北京一位名医是什么?攻邪派的,给他开的方全都是攻邪的,化痰的、清热的、解毒里边生石膏用的量都挺大的。我真是非常不理解,我说这样的人用这么大量生石膏干吗?所以到我这儿来,我一看这气已经这么虚了,我就给他用升陷汤,补中益气之类的,一扶正气,身体觉得好,觉得跟之前判若两人,之前路都有点走不动了,给我发微信语音非常的微弱,一点劲都没有,好像那种活不起的感觉,真的没劲了。然后我给他调理很长时间,一点点给他扶正,他后来对我都有点依赖性了,我说这么远你别找我,您在北京在当地找找中医看一看,他说不行,吃过这亏。所以老先生找我给调理,前两天还给我发来微信,说过了一段时间了,好长时间没联系了,再调理调理。我就很感慨,那位医生号称攻邪派医生,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他的方法,陷入某种执迷中,他只看到这个病,是有痰,但是你扶正气再去化痰,这痰容易化掉,但是你使劲攻痰,清热把攻邪还有解毒药用这么多,这人受不了了,身体越来越糟糕,我觉得后来会出问题的,如果再用下去会出问题的。
所以我们看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要想到什么?这个病和这人,这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人是根本,人正气足了,再慢慢祛邪都好祛,可是人正气如果日益虚弱的话,您就拼命的去祛邪,我这往外清邪气这是不合适的,为什么?邪气它之所以会来,是因为你正气不足是根源,你正气不足它才会来,这时候光清出去以后,你正气不扶是不行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看这个人,这人状态如何,去着重调理他,然后再清邪气。当然了有时候急着治标,但是急着治标的时候也要看这个人正气如何,能不能承受得了。像朱丹溪这个急着治标,上来就泻也是不行的。所以这两者的拿捏,扶正祛邪的拿捏是考验一个中医的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这我觉得我们都在学习,我们也在学习,这确实两者之间非常重要,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必须分清主次,不可偏废,不能丢掉任何一方。我现在看我特别重视扶正,我觉得现在正气不足的人太多了,哪儿有几个人就说我正气就足?正气不足的人太多了,我们各种的正气不足,所以有了各种邪气,有了身体各种的痰湿、瘀积等等,那么这时候怎么办呢?其实扶正很关键。在扶正过程中有个很重要的事,就是里边叶仪犯的毛病,大家在扶正的过程中,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副反应,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身体已经虚弱习惯了,这时候给你补充能量,有的人一补充,身体觉得很舒服,越来越舒服,也有的人他已经失常惯了,你给他补点正气进来,他反而不适应。比如说他运化不开,出现痰多,有些局部有点问题,有点热症,比如有人一用补药,我牙有点肿,我有点起包什么的。这是什么呢?这是你身体运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加一点运化之药,吃两天保和丸,吃一点山楂丸,增加脾胃运化能力,它把营养吸收进来就好了。当然很多人怎么样?我一吃就不行,结果就不吃了。您不吃补药,结果正气就得不到恢复,怎么能恢复?所以像这叶仪我觉得还不错,他不管是看于面子,还是什么原因,他还是相信朱丹溪的,这十天补药吃下来了,我觉得不容易。今天患者三天补药都坚持不下来,一旦有点上火了,马上不吃了。但是叶仪坚持十天,虽然有点难受,但是你看他一旦往外攻邪,一泻的时候,马上这些难受就消失了,他觉得从上往下马上就清凉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叶仪这病还是该好,他真能坚持这十天的补,没有被别的痛苦给打断。现代人很多人受不了的,你给他一补,稍微有一点点上火,不吃了。“为什么药吃了上火?肯定吃错了。”结果就没法补进去了。没补进去正气,你攻邪能攻吗?也不好攻。就像这样的例子,其实我个人,我自己都遇到很多。后来我一般在一开始给他解释一下,有可能会有点上火,坚持下去就是好事,这样有时候一忘说这事,一旦这上火了,马上情绪就开始变了,就开始不再坚持了。其实有时候你说了,对方一旦有点难受,现在人耐受能力太差了,马上就开始放弃,所以非常可惜。像朱丹溪治疗叶仪这病例,我觉得还算是患者配合,朱丹溪得以把整个流程走完,如果一旦不配合的话,其实这病例结果怎么样就不好说了。像这样的事其实我们每天都在经历,所以一看这医案,我们就特别有感觉,每天都经历。比如说我举例,现在就刚刚发生的,给人开的补脾的药,一看正气不足脾胃虚弱,经常大便不成型,补脾,补脾要用上去,去厕所的次数更多了,增加了腹泻,说这方对不对?这补脾的应该是大便越来越实,不再腹泻,怎么越来越多了,对不对呢?这心中会有所怀疑,但是坚持几天会发现,大便次数反而越来越少,为什么呢?刚开始是脾胃功能一增强了,它把里边的积滞各种垃圾在努力往外排,所以你会多几天腹泻。很多人这样,一吃附子补阳的药,一吃完怎么哗哗泻?其实是往外排垃圾呢,阴寒一化开,这垃圾开始往外清。所以这都是好事。如果你怀疑的话,您就不吃了,这药肯定吃错了,补脾结果腹泻更厉害了,我不应该补脾,那您就糟糕了,您脾胃不能恢复了。所以他坚持下来发现这真的,过了两三天以后,这腹泻越来越少,大便成型,然后身体开始感觉轻松了,正气开始充足一些了,这说明什么?这思路走下来是对的。所以现代人如果对中医不了解的话,有的时候用点中药就觉得这不对,怎么反应这不对,其实跟医生沟通一下,如果是正常反应医生会给您交流的,所以您懂了以后坚持一下可能就会好的。所以这是什么?这是今天朱丹溪治疗他的同学叶仪这病例给我们的启示,从这个病例也可以看出朱丹溪治病胸有成竹,手法预先想好了,怎么治怎么治,胸有成竹,到时候给你哗哗一泻两次完事,病好了,所以这是一个临床高手,为什么说是大家?治病手段思路特别清晰,而且效果非常非常好。今天的医案就讲到这儿,感谢大家收听,我们将接着来讲朱丹溪看病的故事,他的看病故事太多了,我们一点点讲,每天聊一点,大家多了解点中医的知识,好不好?谢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上期回顾
再喜欢吃的东西,也不能一直吃呀…… |朱丹溪语音文字复习(←点击即可阅读)
语音文字◎罗大伦 | 编辑◎紫叶
罗博士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有如下4个,大家可以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除此之外皆属仿冒,大家切勿上当!
罗大伦频道
微信号:
luodalunpd
大伦书院
微信号:
Dalun_sy
大伦育儿说
微信号:
dalun_yes
罗大伦博士
微信号:
Drluodalun
1、本公众号原创文章版权归本号所有,如需转载请给编辑留言,并标明出处。禁做商用。
2、本公众号所转载文章仅供大家学习交流,均在合理使用范围内。若所引用的图片来源、数据来源、文字版权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其他权利,烦请告知编辑,编辑将立即改正或删除。
3、本公众号拥有罗大伦博士之肖像权,如有未经允许,擅自使用者,本公众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4、本公众号由北京市中喆(沈阳)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支持,本号将对任何未经授权转载、乱作商用以及经警告拒不删帖等侵权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封面图及插图为千库网授权使用,请勿盗作商用。
本栏目版权归“大伦书院”所有,欢迎分享和转载~
大伦书院
扫码关注我们
微信号 : Dalun_sy
中医|国学|养心
点击阅读原文
到喜马拉雅收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