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用奎‖随笔:钱这东西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钱这东西文/傅用奎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又是万万不行的!”犹记上高中时,政治经济学知识点里,明明白白写着这句话。我当时作为学生,水来湿手饭来张口,一味地依赖爹娘,过着“寄生虫”般的生活。虽然住校的一个周,手里绝没有“大钱”剩下来,但爹娘给的十块八块钱,也足够应急的。现在想来,自己那时,对金钱重要性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时光的烙印,如果再向前追溯,也就是自己读小学时(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当时农村文化娱乐生活,极其贫乏。附近十多个村庄,倘哪一个晚上能够放场电影,必会成为大人孩子们,一种念念不忘的祈盼。迄今想来,每逢哪个村要放电影,周围十里八乡乡亲,甚至来不及吃完晚饭,就都吆吆喝喝,三五成群,去远赴那诱人的露天电影场。天色一擦黑,电影就正式“开演”了。当各家各户拾掇家务的女主人,急慌间忙完活计,再抵达放映场时,早已是人山人海。甚至连站着观看,都无一席之地了。清楚地记得每晚要放两部片子,如果观众足够幸运,中间偶尔还会插播部简短的“加影片”。犹记一天晚上,我们庄里大队部广播,老早就吆喝晚间要放电影,别提那个兴奋劲啦!那晚放的第一部片子,叫作:《钱这东西》。《钱这东西》讲述了老皮鞋匠喀孜木原本可以靠勤劳致富,但他贪得无厌,为了来钱快,他用马粪纸作衬里的假皮鞋,最终坑害了毛毯里掺了驴毛的女亲家泰莱罕。哈哈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这就是传闻中的“互坑”吧!此剧紧紧围绕一个“钱”字,所有啼笑皆非的荒诞剧情,皆因钱字展开。活生生地刻画了一幅幅因“钱”而始,又因“钱”而终的群丑图。这部电影让我们陷入了沉思:钱,的确是好东西!但现实社会中,该不该取之有道?提到钱字,我们立马就会想到,它另有一个别名——阿堵物。传说古时晋国,有个自恃清高的大臣王衍,他从来都不肯说“钱”字。一次他夫人郭氏,为了逼迫夫君亲口说出“钱”字,趁他熟睡之时,便命人把串串铜钱挂在床周围。可谁曾想,老王衍醒后,开口说的第一句就是:“拿开阿堵物!”从此以后,“阿堵物”也就成了人们,蔑视金钱的代名词。喀孜木和老王衍,他们俩对待金钱的态度,可以说截然相反。可我认为,这两种做法皆不可取。社会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放眼现实生活,人们对金钱的渴慕,几乎达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前程钱成!”甚至可以说,当今时代对它的追逐,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必说不少成人对其看重,就是小孩子对它,也是“津津乐道!”钱,的确是好东西,这是不争的事实吧。但我们,更该铭记另外一句:“君子爱财,当取之有道!”从古到今,只要是英雄,所见就略同吧!为此我们正确的做法,就该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呀。想想现实社会有多少挚友,皆因它,最终导致分道扬镳的呀。事实上,对待“钱”这“阿堵物”,我们还是应该,一分为二来看待: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赚取的,我们理应光明磊落消费,让它更好地服务自己的幸福生活;倘若这“Money”不属于正当合法所得,那么在我看来,我们最好还是敬而远之为妙!倘若果真如此,实乃幸甚之至哉!
作家简介:傅用奎(七星神龙),山东临沂人,翰苑文学作家协会副主席。有作品发表于,今日头条及百度百家。《世界作家文集》金牌签约诗人。迄今近200篇诗文,见诸于《世界作家文集》《名人名家典藏》等微刊平台及《文斋堂》《紫藤架下》等多个网络平台及纸质媒体。亦曾在《文斋堂》第二届征文大赛中收获奖项。在《中国名人名家杯》及《名师名家国粹杯》大奖赛中,多次荣获文学作品一等奖。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