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亮诗画艺术社 ‖ 第129期 ‖ 美文诵读『雪花与玫瑰』作者:宋维民 · 朗诵嘉宾:梅

红月亮诗画艺术社微刊总·第129期
宋维民·散文共赏
《雪花与玫瑰》朗诵嘉宾:梅
自然界有一种花叫雪花,遇风而飘、遇温而化,或为雨、为雾为蒸气,所以她最容易凋谢,人们在欣赏她的同时,记忆总有缠绵的感觉,用手接住她,她会化作丝丝的心雨。人生中有一朵花叫爱情之花,遇心而甜、遇痴而蜜,或为寂寞、为等待、为相濡以沫,虽然可凋谢、还可长青,人们在沐浴她的同时,也会像玫瑰一样刺的你丝丝的隐痛。因为她似无枝无刺,又似有刺有枝,结出的花朵和果实就千齐百状了,或为红、或为白、或为粉,可甜、可苦、可涩。
爱来的时候,在静静的夜里,思念像羽化的雪花汇聚成的溪流,沿着幽幽小径通向你的心房,又像带刺的玫瑰编织成的花藤,时时敲打你的神经。爱情像雪花一样缠绵,又像玫瑰一样亦香甜、亦苦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痛并快乐着。
一个人的时候用蘸满墨香的画笔在洁白的宣纸上飘溢,思绪亦像海的波涛、也像长空的炊烟游荡在情感的世界里。冷寂下来后发现宣纸上画的即不是雪花又不是玫瑰,答案总和意想中有所差异,找遍屋内的各个角落也不见散落的音符,不禁惆怅起来,而或又蓦然明白——我的画卷是没有嵌入音律的。
多愁的我,多愁的爱情感觉。
常常喜欢雪花的味道,无色无味,又恰有千滋百味,饥渴的时候趁着没人发现时,自己满满的吃上一大口,咽下的雪水沁入了心扉,因此有了清凉的快爽,满脑的幢想、满脑的甜蜜、满脑的青春感觉,牙齿和沙粒的磋切又仿佛象征着命运的沧桑和爱的无奈。
单衣凭栏时折一小段带刺的玫瑰枝插在亭阁的转角处,期待远方的你记得回家的路和曾经的甜蜜,虽然还不是玫瑰盛开的季节,但是看到红红的枝叶,内心冷冷的不知所以,苦思冥想也没有答案,路人告诉我,痴人呀,你拿下来看看就知道了,我笨拙的拿起枝条才发现,绽放的原因是玫瑰刺不经意划伤了我的手,鲜血把苞蕾染红了,我再把玫瑰的枝条插上转角时,你已到了亭阁的那一端。
善感的我,善感的青涩记忆。
雪花和泥土的相伴掩埋了我散落在地上的青春,那种被污染的颜色是不是一种叫暧昧的东西,想把她捡起来,又怕被掩埋在里面的玫瑰枝刺伤我,盼望阳光出现后,怎样把雪花和泥土的缠绵分开来,把带刺的玫瑰枝整齐的摆放在我的面前,让我扎不了手的拾起来。暧昧便不是暧昧,而是爱情的另一种风景。
春风送走了雪花飘飞的季节,送不走的是缠绵的记忆。爱情之花也会迎来春的气息吗?盎然春意令人感动。又到了玫瑰绽开的季节,打开封沉一冬的思绪,从雪花的缠绵中醒来,打紧背包、敞开心扉,红的是玫瑰,粉的是桃李,绿的是草地,五彩缤纷的爱情之花喜欢的可不是一张苍白的脸和无神的眼眸啊!经过雪花洗礼的心澎湃起来吧 !
简单、洁白、缠绵的雪花让人悟出很多道理,幽香带刺的玫瑰给人以无限的遐思。如梦的青春和豪迈的人生在雪花飘飞和玫瑰绽放的轮回中自然交替。
雪花和玫瑰——–我的爱情之花。

作 者 简 介
宋维民,满族,笔名玄铁剑。就职国有企业,90年代从事文学创作。
◆ ◆ ◆ ◆ ◆ ◆ ◆ ◆ ◆ ◆
朗 诵 嘉 宾 简 介
梅,天津人,语文教师,天津诗社朗诵团成员,爱学生,爱生活,爱好旅游与绘画。平常喜欢读诗,喜爱优雅的文字,精致的生活,让自己在生活创新中,组合成一首首精典的诗、一幅幅多彩的画,献给青少年学生和朋友们。
◆ ◆ ◆ ◆ ◆ ◆ ◆ ◆ ◆ ◆

《红月亮诗画艺术社》社长:真真
《红月亮诗画艺术社》总编:真真
微信公众号:hongyueliangshishe
《红月亮诗画艺术社》授权发布
转载请注明来源《红月亮诗画艺术社》以及作者
本期插图网络、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
欢迎关注分享!诚邀赐稿!
本平台开通原创保护、赞赏功能,只接受原创首发作品,作者若不愿发表时开通原创、赞赏功能,请勿投稿!
拒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时请注明原创首发!
投稿邮箱:975310694@qq.com
感谢大家支持,您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基石!

红月亮诗画艺术社
喜欢就请关注我们吧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信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