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事旧人】妈妈的缝纫机

↑马上点击上方蓝字“老事旧人”免费订阅
妈 妈 的 缝纫机文/王桂兰 编辑/王成海
今年六月,妈妈喜迁84平米的新居,全家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七十多岁的妈妈更是乐不可支,那激动的劲儿简直像个快乐的小孩儿。宽敞明亮的楼房也像个刚诞生的婴儿,从头到脚都是新的,但唯独有一样“古董”放在小卧室的醒目位置,觉得与新家具有点儿不相称。姊妹们纷纷劝妈妈把它处理掉,但妈妈却敝帚自珍。这“古董”就是伴随了妈妈三十多个年头的一台蜜蜂牌缝纫机。说起这台缝纫机,往事历历在目,它与妈妈有一段难舍的情结。我家姊妹多,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爸爸每个月只挣36元钱。姊妹们的衣服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缝起来的,缝一件衣服需要花费很大的工夫,妈妈很辛苦,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她白天干农活,晚上缝补衣服,大孩子换下来衣服改一改或者缝补一下再给小的穿。每逢过年,妈妈就更辛苦了,通宵达旦地赶制衣服,眼睛都布满了血丝。妈妈多么需要一台缝纫机啊!可那时一台缝纫机180元左右,对于一般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岂敢有这种奢望?我7岁那年,有件事儿刺痛了妈妈的心。舅舅是大队支书,他们家那时就有了让人羡慕的手摇电话、收音机、缝纫机、自行车。那年春节又快到了,妈妈又在给我们赶做衣服,眼看临近三十,可还有我的一件小外衣没缝好,妈妈就破例求了一次舅妈,希望能借用她家的缝纫机。可没想到被舅妈拒绝了。我当时跟在妈妈身后,发现妈妈的肩膀在一个劲儿地发抖。我和妈妈默默地回到家,妈妈眼里噙着泪水,继续缝起了我的小外衣。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给妈妈买了一台崭新的牡丹牌缝纫机,妈妈笑了。
1978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远远地看见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车上不知驮的什么东西。我们姊妹几个同时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是什么?爸爸激动地说:“是给你妈妈买的缝纫机!”我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们姊妹几个七手八脚地将缝纫机搬回家。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我们团团围住爸爸,目不转睛地看爸爸进行安装。缝纫机终于安装起来了,全家人好像过年熬夜一样守候着这个新到的“客人”。那夜,爸爸手把手地教会了妈妈认针、绕线、扎直线,妈妈开心极了。
看着让人羡慕的缝纫机,我们就心花怒放。原来,爸爸听舅舅讲了妈妈遭到舅妈拒绝的事,觉得妈妈受了委屈,下决心给妈妈买一台缝纫机。于是,爸爸向同事、朋友借了一部分钱买了这台昂贵的上海牌缝纫机,当时价格是150元。我们全家为了还款,齐心协力,省吃俭用,爸爸还狠下决心,戒了烟,戒了酒;妈妈喂了三口猪;我们姊妹几个也养了二十多只鸡与二十多只兔子。妈妈心灵手巧,抽空自己学习缝纫机技术,技术也日日见长。有时村里人想让妈妈帮忙,她都有求必应。
时隔不到三个月,未过门的嫂子突然登门造访,妈妈心领神会。嫂子从九十来里路的娘家赶来要搬缝纫机做聘礼,妈妈忍痛割爱将缝纫机给了嫂子。缝纫机被搬走了,家里好像空了许多,全家人都闷闷不乐,妈妈更是茶不思饭不想,好像失去了一位知心的朋友。
全家人心疼妈妈,为妈妈再买一台缝纫机的想法与日俱增。在爸爸的带领下,又经过三年的努力,我们又给妈妈买了这台120元的蜜蜂牌缝纫机。妈妈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妈妈使用缝纫机的技术更娴熟了,又学会了裁剪。这台缝纫机成了妈妈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后来,为了给孩子们创造好的学习条件,爸妈共搬家七次,辗转几千里。家中的东西越搬越少,但每逢搬家,妈妈首当其冲要搬的是她心爱的缝纫机,而这时爸爸也二话不说,从缝纫机的拆卸、包装、到新家再安装,始终是妈妈坚定的支持者。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缝纫机用的越来越少,它完全可以光荣退休了。尽管那样,妈妈还是隔一段时间就将它擦拭一遍。
这台缝纫机和妈妈真有缘分。它在妈妈心中有很重的分量,尤其它还寄托着爸爸对妈妈的一片情思……
注:文中插图均来源于网络。
作者介绍:王桂兰 女,生于1969年,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人,1992年毕业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师专政史系,小学语文高级教师,曾经从事七年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现在鄂尔多斯准格尔旗国华准电工作,一贯喜欢文学、历史,曾在《乌海日报》《鄂尔多斯报》《内蒙古电力报》《神华能源报》等各级各类报刊发文数十篇。
想了解更多?
那就赶紧来关注分享“老事旧人”吧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苹果手机赞赏功能关闭,长按此二维码识别转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