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冬日以后,全国人民都要从汕尾这个地方开始拿蚝了。

-2019/12/28-
No.539篇 原创
?
-每天为你推荐一个汕尾-

01
○ 辰州人的骄傲-辰州蚝○
母亲是辰州人。
大抵从自己有记忆起,年夜饭的餐桌上就永远都少不了一道菜-辰州蚝。过年不管谁来,母亲总和宾客热情的介绍说:“你们看啊,我们辰州的蚝和其他的地方不一样,我们的蚝越煮越大,而且永远肚子大大的。”
从每年的冬至开始,到次年的清明,全国有成千上万的美食爱好者从辰州拿货,把这个中国蚝乡的美食送上自己的餐桌。
在最鼎盛的时期,这个人口不到6000人的小小蚝村,一天甚至要生产一千斤生蚝售完全国各地。

以前的晨洲是一个岛,因为养殖蚝,吸引了大量的白鹭,也被人叫做白鹭岛。
12月对于辰州人来说,除了一大片的白鹭飞来过冬以外,蚝的成熟才是真正的热闹。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辰州人是没有田的,直到1970后的围海造田。
那时候只有蚝,养蚝就像那个农耕时代的人耕田一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所以,几万亩的蚝田就这样子诞生了,中国蚝乡得天独厚。

大概是上帝给辰州和汕尾人的一块宝藏,蚝是个娇气的海鲜,对温度和湿度要求很高,但辰州这个地方得天独厚。
夸张到村民随手往蚝田扔下一片缸瓦,掷进一块石头,都会生出蚝来,而辰洲也成了地地道道的“蚝乡”。

02
○ 直接开拿开吃○

在母亲那个年代,只能下到海去取蚝。
不像现在有规划的蚝田,那时候蚝生长在岸边,如今有规划的像海里投下水泥柱(如上图两种模样的蚝町),蚝覆盖生长,在从中挖出来。

只要有人要,就开个小船,到蚝田里面拿蚝,一包一包的拿上岸,再直接开敲。

上岸之后辰州人拿个锤子或者钳子开始开生蚝,开完直接扔到空桶里面,很多人一定会觉得奇怪,看下图放生蚝的桶里子,明明有水,怎么叫空桶?
空桶里的水是生蚝自己产出的,有时候挖完一桶还要倒几次的水。

辰州蚝很容易出蚝珠。
对于母亲乃至所有辰州人的童年来说,就是不断的开蚝,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最开始的就是找出蚝珠,在那个年代能卖出非比寻常的价格。

03
○ 已经慢慢脱离原始的老手艺○
这样子一斤最正宗的辰州蚝,即使到原产地现场找熟人购买!也要75元一斤。
算上去不到几个,实名制土豪产品了,(所以市面上冒充辰州蚝几块钱一个的不要相信)。

取完生蚝直接开吃,大抵上是每一个辰州人都做过的事,生吃,晒成耗干,翻炒,近几十种做法。
晒耗是辰州人最常见的做法,等到晒到金黄色即可成熟。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等待晒到成熟了,由于量产,已经全部直接进烤箱烤至金黄色,大批大批的销往全国的各个食货的餐桌里。

04
○最经典的做法,不是烤○
辰州人最喜欢的辰州做法除了干晒,就是直接过水蘸取酱油。
而最最经典的,一定是姜炒蚝,个一般人不知道,画龙点睛的不是蚝,而是关火之前再加上辰州本地的耗油!

这时候的生蚝极其肥美,下午刚刚捞上,晚上直接开吃。
原汁原味加上姜葱的加持,最后的耗油布满了辰州蚝本身,只想一口入嘴。

正宗的晨州蚝最大的特点就是——肚子白,耳朵厚而黑且有六片。
蒜蓉粉丝蒸生蚝,也是生蚝中经典的做法,满满的蒜蓉不仅仅没有掩盖新鲜的味道,反而蒸的手法让生蚝更加原汁原味。

候鸟飞多远,也想念着南方,旅人的天堂,到最后还是家,我曾经不了解,为什么老妈一直那么喜欢辰州蚝。直到后来我长大,出国也好,和别人谈起自己的家乡也罢,才知道,属于一个人的骄傲被所有人知晓,是一件多么多么难得的事。
辰州人的青春,甚至一生都和蚝有关,他们整个村都姓黄,也有很多人也在香港生活,但他们从没有忘记,自己来自于哪里。也没有忘记,那个家。
今年的蚝又肥了,汕尾人!回家吃辰州蚝啦!晚安,明天见
文案 | 行缘
摄影 | 惊蛰
商业推广/品牌策划/平面设计/摄影摄像
以上事宜请联系主编:
xingyuanzahuopu(微信)
13680969629(电话)
法 律 顾 问 | 薛 律 师(电话:13532311833)

关注我们
发现更多
每天晚上为你推送一个汕尾
我们还有这些

老味道 | 几年后,它又回到广场路的尽头了.
18块钱买不了几个苹果过圣诞节?但是可以请女朋友来这家店吃个饭啊!
-这样子才能找到我-
如果不想错过汕尾吃喝玩乐的第一手爆料将『行缘在汕尾』设为“星标”这样就不会掉队了哟!
-广告-
(扫描二维码了解详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