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洲往事 第五章 璞玉浑金

凌洲往事第一章鸿鹄待飞
凌洲往事第二章山雨欲来
凌洲往事第三章 彼岸花开
凌洲往事 第四章 赢臻
第五章 璞玉浑金昱国的长秋殿内,一个端丽的女子正在窗台前插花。当她插入一枝红色的虞美人时,有人传道:“太后,少司马求见。”她点了点头。随后少司马高玉彦走了进来。
“长兄。”她淡淡地叫了一声。“插花?逐云你好雅兴。”玉彦看着她专注的样子,打趣道。“临儿走后,我一直让她以前住的展诗殿保持原样。其他的还可交给侍女去做,唯独她窗台前的花,只有我知道怎么搭配出她喜欢的样子。”说到这些,高逐云的眼神多了几分柔情。
“每次看到你对子女无微不至的关怀,总让我不由得十分思念爹娘,”玉彦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你还记得他们以前整天对我们念叨的那句话吗?”听到这句话,逐云一下子定住了。她已经料到玉彦想说什么,不过还是顺着他的话回答道:“家族第一。”“是啊,家族第一。”玉彦的语气中有些挖苦的味道。逐云直视他的眼睛,神情严肃。“长兄你是在责备我反对皇儿给你们加封太多吗?这你可就误会我了。我这么做,正是为了家族考虑。你也读过史书,当知历来外戚在鼎盛时有多得势,最后就有多衰败。帝王,终究是不能容忍另一股势力强大到足以跟自己分享权力的。”
逐云这番话,不可谓不用心良苦,然而她哥哥是不会听进去的。玉彦只是仿佛她说了什么傻话一样,笑了笑,说:“不不不,云儿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是那个意思呢,这些道理,我当然明白。”然后他用一种有些诡异的目光看着逐云。
“既然云儿你如此懂得顾全大局,那么有件事我也不怕跟你承认了。”他用一种淡若无事的语气说,“长公主去了任国后,她的一言一行都将影响到两个国家的关系。所以她离开那天,我说服陛下安排几个同行的女子去监视并汇报她的一举一动;并且万一长公主做出什么逾矩的事,为了大局,她们有权采取任何手段,避免长公主进一步惹出更大麻烦。”玉彦还着重强调了“任何手段”四字。“你想做什么?”“你放心,从她们目前给我汇报的情况看,长公主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不过万一长公主真有什么行差踏错,她们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手段,想来陛下和你也是可以理解的吧。”玉彦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做女子的,为人处世更要识趣。”逐云倒吸一口凉气,感到深深的无力。玉彦这是觉得她妨碍自己的族人一手遮天,在用清临的性命威胁她,要她乖乖地做一枚棋子。
另一边,在棽国边境一座密林深处的楼阁里,那个额间画了朵彼岸花的女孩醒了过来。她回过神后,第一反应就是找自己的佩剑。看到破晓剑就放在自己身边,这才松口气。在她床边坐着一个比她还略小些的男孩,见她睁开眼,颇为高兴,说:“你总算醒了,我去告诉师父。”灼华还没来得及叫住他问几个问题,他已经一下子跑出了房外。
灼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努力回想着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尝试理清思路。她记得自己是遇到了穿过棽国准备从南部攻击崇国的任军;她见到那些士兵对沿途百姓进行抢掠。种种复杂情感的叠加,使她面对此景选择了挺身而出。她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在逃出王宫时身体受了伤,还未恢复。因此,她险些就死在乱刀乱剑下了。后面她隐约记得有个身手快如疾风的人刹那间把她带走了。再然后她因为刚刚被刺的那几刀不省人事了。看来,就是那个救她的人把她带到了这里。
正这么想着,一个身着黑色深衣的男子出现在她眼前。那男子大概三十多岁,身材修长,面容冷峻,一双的丹凤眼、羽玉眉尤为好看。用凌厉来形容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不准确的。更确切地说,他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什么人和事都不在乎,视若无睹。
他用那有些慵懒的声音说道:“总算醒了吗,公主殿下。”听到他喊自己“公主,”灼华心里一惊,不过她还是尽力做出一副镇静的样子,有条不紊地问:“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知道我的身份?”“在下戴陌桑。这里叫弄影阁;正因为这样我们这个组织取名为‘影。’我们的耳目遍布凌洲各处,对于棽国大公主的样貌,还是知道的。”听到这番话,灼华愣住了。由于她之前总是逃出宫去,到民间游荡,她听过民间关于影组织的一些传说。她听闻这是一个收钱替人杀人,每单任务都能完成得干净利落的神秘组织。最初灼华以为这不过是百姓们杜撰出来的,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而且,那个救她的人应该就是影组织的成员。从那个人的身手来开,这个组织的实力的确非常可怕。
被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捡到,肯定是会不安的。但灼华没有表露出胆怯,冷静地继续询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却没有把我交给任国?”陌桑笑了笑。“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你跟那几个士兵打斗时展现出的身手,碰巧被我一个弟子看在眼里。以你的年龄还有伤势,竟然还能有那样的身手,足见你天资卓绝,只要经过一番栽培,你会是我最强的王牌。正因如此,他才救了你。这样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我怎么舍得葬送?”
不把我交出去的交换条件,就是成为影组织的一员吗?灼华暗想。虽然明明已经大概知道答案会是什么,但她还是试探性地说:“那要是,我不愿加入你们呢?”戴陌桑看着她的眼,用一种似乎很随和,却又极有压迫感的语气答道:“那样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想仔细了。你离开这里,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可去呢?你要怎么谋生?就算你能养活自己,你的血海深仇呢?”听到最后一句话,灼华的手颤抖了一下。“你父母和你哥哥的首级还挂在城墙上示众,你难道不想为他们报仇?任王身边高手如云,你现在的实力还远不能与他们抗衡。但只要你成为我的弟子,我会把你培养成凌洲最强大的剑客。到时候,你就可以手刃仇人。如果你就此离开,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灼华一言不发,默默沉思了好一会。的确,除了加入影组织,她有还有什么方法报仇雪恨呢?本来世间有实力把她培养得能够去刺杀任王的就极少;有这样实力的人中,会接纳她一个女子的就更加几乎没有。更何况,影这样的杀手组织,本来应该是绝对不能让外人发现自己的大本营的。现在影组织的人居然把她带到自己的基地;想来如果她不成为组织的一份子,戴陌桑也不打算让她活着出去。想通这些后,灼华紧紧握住破晓剑,斩钉截铁地说:“我活下去唯一的理由,就是大仇未报,纵使死也不瞑目。我愿留下来;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变强。”戴陌桑神情中流露出些许赞赏。“好,果然是个血性女子。不过有句话说在前。一旦起誓加入弄影阁,可就不能再反悔。”灼华默默点了点头。她内心知道,只要不允许退出,那就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但现在的她,已经没什么好失去,也就无所畏惧了。
与此同时,任国与崇国的交战已经激烈地展开。任军沿南、北两路分别进攻崇国。直接穿过棽国从南部攻击崇国那条队伍行进较顺利,而从北部进攻那条队伍却在一个叫黎陵的地方吃了一记败仗,急需增援。
崇国本就正值风干物燥的季节,而崇军在黎陵的营寨都是由木栅所筑成,周围又全是草木等易燃之物,于是在一个风向合适的夜晚,任将严翦命众军士各执茅草一把,准备出其不意的来个火烧连营。不料崇国的将士似乎料到了他的心思,半路竟遭到埋伏着的崇军以火箭相攻。任国的军士都携带了易燃的茅草,大火一下子势不可挡。任军惊慌失措,伤亡惨重。
崇王接到黎陵保住了的消息,长舒一口气。他派人去拜访逃亡到崇国的雴国前国君连浩初,郑重地感谢他提出这样一条好计策;否则,要是连黎陵这么一个要塞都丢失了,后果不堪设想。连浩初以谦逊的言辞应答,但内心其实也颇为得意。
崇王派来的人走后,他去到女儿连若璞的房前,敲了敲门,说:“璞儿,你的计谋果然凑效了。爹真的不能不佩服你。”“璞儿?”他又喊了好几声,敲了好几下门,都无人应答,房门还从内反锁了。他感到大事不妙,喊上几个下人一同撞门而入。只见房内空无一人,只有敞开的窗户,以及书桌上砚台压着的一封信:
爹,
而今赵氏操纵了雴国,暴虐无道。我们虽然侥幸逃脱,但国内百姓仍在受苦,还有一些忠心耿耿的家臣这个时候犹在誓死抵抗。面对这些,我实在无法容许自己安然地在国外袖手旁观。
崇国虽然最终目的是想把雴国变为自己的傀儡,但到底是救了我们。现在他们只要继续按我的计划行动,击败任国不是问题,算是还了一个恩情。你们在崇国也很安全,我再没有什么牵挂。我也应该遵从内心,去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了。
凌洲最北部的雴国内,大雪纷飞。
随着忠于连氏的燕家也被消灭,雴国内仍在跟篡位的赵氏抵抗的,已经只剩以钟凛然为首的钟家。当钟凛然得知最后一个盟友也被击倒,心情十分沉重。他仿佛已经看见自己的结局。但是,尽管如此,想起自己立过的誓言,他还是坚定地说:“钟家既已宣誓效忠连氏,就不能在危难关头因为贪生怕死向逆贼屈服。就算只剩一口气,我也要跟逆贼拼了。”刚说完,忽然响起了一个清泉般的声音。“奋力作战,不就是为了争取生存的机会吗?怎么能轻易赔上性命?”他循声望去,只见军营的车门外,连若璞跳下马,在风雪中走来。她的身材比寻常女子高挑许多,双腿尤为修长,加上肩膀比其他女子略宽,显得特别挺拔。剑眉星目,下巴中间还有一条浅浅的沟,五官英气确也并非完全没有柔美。在大雪中一站,还真有点战神降临的感觉。“公主?”钟凛然一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一下子着急起来:“您不该回来的……”若璞甩一甩头,抖落发间的雪花,淡然一笑,说:“我的家,我当然靠要自己夺回来。而且,我已有计策。”(本章完)
凌洲往事第一章鸿鹄待飞
凌洲往事第二章山雨欲来
凌洲往事第三章 彼岸花开
凌洲往事 第四章 赢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