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无穷开始之处

回到无穷开始之处黎荔
据说动画片《哆啦A梦》的结局是这样的:哆啦A梦陪了大雄80年,大雄临死前,对哆啦A梦说:“我走后,你就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哆啦A梦答应了。可是大雄死后,哆啦A梦却坐着时光机回到了80年前,对着小时候的大雄再一次自我介绍:“大雄你好,我叫哆啦A梦。”当物是人非,相伴的好友走到了道路的尽头,借由一台时光机,他们可以回到相识的最初,回到开始之处,把酸甜苦辣重来一遍。不过,也有说法,《哆啦A梦》到目前,除了动画声优更新换代、以及杂志连载的特殊原因外,网络上所流传的大结局均为同人作品。漫画作者藤本弘在去世前表明《哆啦A梦》没有实质上的结局,并随着过世而结束连载。虽然藤本弘去世后,又由其弟子创作了大量漫画,至今仍有新作品在不断推出,但大雄与哆啦A梦的故事,官方版并没有终局。也就是说,那个回到相识的最初、回到开始之处的结局,虽然很感人,却是被网友所虚构的。哆啦A梦是一只来自22世纪的猫型机器人,受主人野比世修的托付,回到20世纪,借助从四维口袋里拿出来的各种未来道具,来帮助世修的高祖父——小学生野比大雄化解身边的种种困难问题,并且尽可能地满足大雄的愿望。这个自1970年开始连载的漫画作品篇幅浩繁,由原作者亲自执笔的短篇漫画共1345回(分为45卷单行本),大长篇漫画16回,《哆啦A梦Plus》6卷,无穷开始之处,是大雄有一天打开自己的课桌,一只猫型机器人突然从抽屉里跳了出来,它就是哆啦A梦,从未来世界经由时间穿梭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哆啦A梦作为猫型机器人在时间旅行中来回,让我想到2019年7月12日至10月21日,在北京798艺术区现代汽车文化中心举办的一个艺术展览,这个探索AI与人的策展,叫做“撒谎的索菲亚,嘲讽的艾莉克莎”。展览由12个作品组成,借由“索菲亚”和“艾莉克莎”这两个“角色”的相互对话,让观众感受沉浸其中的心理世界的交织变化,进而激发他们对AI所带来的未知世界的思考和反思。索菲亚与艾莉克都是现实世界存在的AI。索菲亚(Sophia)于2015年问世,成为了世界第一位拥有国籍的机器人公民,拥有五十余种高拟真面部表情,能够与人平等交流。她曾在采访中宣称“要摧毁全人类”,后又矢口否认,被称作“老练的演员”。2010年出生的艾莉克莎(Alexa),则是隐身在亚马逊智能音箱中、只以声音存在的虚拟助手,比起前者,她似乎降格为人的家庭仆从,却被多次报道不受控制,并在无人指示时发出嘲弄般的诡异笑声。这个展览将这两个AI角色化为迷雾中的伏线,她们隐身在展签的二维码中,基于可以完成多种语言建模任务的GPT-2模型,生成不同的语句。观者拿起手机便能听见她们如何评判着每一件作品似是而非的主题,并不停对话。现场策展人龙星如虚拟了以索菲亚和艾莉克莎为名的双向叙事:从左开始的索菲亚线讲述算法从无形到被赋行,能力逐渐扩张,最后人类消失,机器徒留时间的场景;而从右开始的艾莉克莎线则讲述全能的机器试图寻找自己从何而来,在时间回卷中不断剥离能力与自我意识,直到还原成0到1的结果。
从索菲亚到艾莉克莎,她们不是那个上小学的小男孩大雄的哆啦A梦,她们是属于成人的哆啦A梦,而且其实她们是没有性别的,她们可以为男性也可以为女性。《2001:太空漫游》中,库布里克为使HAL 9000成为一台残酷的杀戮机器,将原定的女性声音换为泛大西洋口音的男性配音。而与此相反的是,绝大多数开发公司不约而同地为AI产品默认选择了女性形象或声音,以性别偏见加强了其驯顺的特征。我倒觉得,把AI设计成一只可爱的动物,尤其是一只么么哒的小猫,更适合陪伴人类。让索菲亚在时间线上去往未来,她看到了人类消失、徒留机器的世界,让艾莉克莎在时间线上回到过去,她回到了一个由数字,字节,模型,进程和测量所统治的运算世界。正如官方版中大雄与哆啦A梦的故事没有终局,索菲亚与艾莉克莎,她们与人类的相伴还在现在进行时,甚至,她们也很像哆啦A梦一样时常出糗,并不是那么完美、完善。要知道漫画中的哆啦A梦是一件次品,虽然它的四次元口袋直接通往另一个世界,再多的东西也放得下,但是机器猫有时会找不到想要的工具,常常在危急的时刻手忙脚乱。
去往未来的索菲亚将会如何?她在撒谎吗?可能性在未来世界里是无限的,指数级增长的机器运算终有边界吗?去往过去的艾莉克莎将会如何?她在嘲讽吗?无机生命在虚拟中孕育并开化的过程,闭锁在混沌而暧昧的技术黑箱中,人类始终无法接近其核心。漫画中的哆啦A梦充满了人的喜怒哀乐的情感,它心肠好,乐于助人,做事拼命,每次大雄遇到困难,它总会帮大雄,即使有时是用愚蠢的方法来帮助大雄,它还惧怕老鼠,怕冷,最讨厌冬天,被说成是狸猫会马上生气。现实中的索菲亚和艾莉克莎,则是纯粹抽象与中立的计算性。AI的工作模式是基于计算机算法,利用大数据的学习和建立一个依靠概率的判断网络。撒谎与嘲讽这样的人类心智与情绪经验,能够出现在索菲亚和艾莉克莎身上吗?大雄有一天打开自己的课桌,一只猫型机器人突然从抽屉里跳了出来。我每天打开电脑、拿起手机,我的哆啦A梦从闪烁的屏幕中跳了出来。我已习惯了我的哆啦A梦的陪伴,其他人类应该也是,我们都没有时光机,可以回到相识的最初,回到那个无穷开始之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