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我立志做一个有用而无害的人

昨天晚上,我和妈妈一起看《锵锵三人行》,窦文涛和两位嘉宾谈杨绛老人去世之后,社会上很多人对钱钟书和杨绛被神化提出了一些质疑,甚至是道德审判。
我妈妈跟我说,社会上对钱钟书和杨绛提出的高道德标准是太过苛求中国文人了,钱钟书总体来说还是能够保持气节,至少没有作恶,在那个不主动作恶就会被迫害的时代,钱钟书夫妇可以洁身自好,已经相当不错了。还有一个谬传,就是钱钟书因翻译毛泽东选集而在文革中得到自保,其实钱钟书翻译毛选是50年代,当时毛主席为了感谢钱钟书,还几次邀请钱钟书到中南海吃饭,都被钱钟书婉拒了,这在当时也是极为难得的,现在别说总书记,如果省委书记请你吃个饭,大学教授们早就屁颠屁颠的去了,何况当时毛主席正处权力颠覆,叫你来吃饭,谁敢不去?但是钱钟书就是不去!
为什么钱钟书有这个勇气拒绝出席毛主席的宴请?是他胆魄过人么?为什么社会上这么多人,反而批评他是犬儒呢?我十分的不理解,我问爸爸,爸爸说:很简单,因为当时还是建国初期,还需要团结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更关键的就是,因为钱钟书对于毛主席来说,是一个十分有用并且对自己的权力无害的人,所以就算他表现得书生气一点,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反而会从容对待之,给天下显示处一种帝王的气度。如果钱是一个有公共影响力的人,一个能够左右舆论的人,又是一个聪明人,那么他不去参加晚宴就等于自杀。
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千百年来,中国文人的最高追求么?做一个对帝王有用而无害的人,这样即可以保持一定的气节,有可以享有较好的物质待遇,而且是最安全的。我记得我的太爷爷做过县太爷,经历过政治的惨烈,他就不让我妈妈学文,一定要学医,做一个有用而无害的人,安稳地过日子。这样的心理,其实至今没有变。我爸爸主张从小要关心下公共事务,但是当我发表一点浅薄不成熟的看法,很多人都胆战心惊,说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小孩子莫谈国是,他们当然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感受得到他们内心的恐惧感,生怕我成为一个有用而有害的人。
为了不让亲戚朋友感到恐惧,从今天起,我要努力成为一个有用而无害的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