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情尽白发 人间无意了沧桑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黎荔
记得当年读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如同着魔一样迷上了她。书中第一节就吸引住我,她说:“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是王道乾的译文太出色?还是文字外那毫不掩饰的自恋、沧桑感、浪漫情境,具有强大冲击力?那里面有一种置身时间之外的超然,面对衰老的坦然与率性。这是一位历经沧桑的成熟平静而内心强大的女性,她早已不在意于结果,而只想去体验一段真挚情感的历程,以及在时时回顾中的无尽余音绕梁。她度过了有性情的一生,在人间路过做了一个有性情的人。
玛格丽特?杜拉斯其实很年轻时,就已有了一张历尽沧桑的脸,仿佛阅人无数又故作无辜,那种表情如同“青春和衰老的集合体”,挥之不去的寂寞悒郁与沉湎幻想,让人的眼神流连不去。常让我想起一个名播民国时代的女影星——阮玲玉,这个月份牌上的美女,留在人间的影像多数是笑着的,那种属于三十年代的暧昧不清的、温婉柔情的笑。然而,那眉梢眼底,竟有种看尽风流过尽千帆的沧桑。那眼神,有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毕竟,她自尽时只有不到26岁啊……
其实,很年轻的时候,就可能会有沧桑的感觉,比如曾经亲密的少年伙伴,一场高考的分水岭,从此天各一方,如果一日偶然在某个地方的街上碰到,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那种感觉,就是无尽怅然,如同历经沧桑。如同鲁迅见到少年伙伴闰土,我们忘记了彼此最初的样子,最初的愿望,忘记了如朝阳喷薄般来到生命中的爱与美。我们变得沧桑苦涩,面目全非,每天过着奋不顾身的生活,如此辛苦而盲目。说些什么好呢?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有时候,可能对人的思念并不热切,但我们会对一些地方患上恋恋不舍的情结。可能只是大街小巷间的不经意角落,也可能是河边桥底无人注视的一角,还有一些让你心底愁肠百转、似曾相识的景物。一旦再遍寻不着,或者面目全非,你的感觉也是人间流年的无奈沧桑。我从18岁离开故乡开始,千里流寓,西进北上,每次回到故乡,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故乡早已容颜更改,常常在最熟悉的地方迷了路,记忆和现实的交错与叠印中,倍感沧桑与惆怅。
而回到我的第二故乡长安——我一直喜欢把西安市叫做长安城,一个城市要有城墙才可以称之为城,西安是一座真正的有尊严的城。它四面连绵不断的城墙使它历经千百年沧桑而仍有一股帝王之气,时至今日气质依然鹤立鸡群,不容混淆。西安有一张沧桑的有皱纹的面孔,它的一砖一瓦,它的每一行纹路,都代表其生命的一些经历,那是在岁月的沧桑中写就的斑驳篇章,就像一本厚厚的百科全书,让人探究不尽、百读不厌。不仅是历史遗迹,亦是某种现已失去的精神的回声,西安的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度,有一种参透古今的从容,有一种历经沧桑的底蕴。在这样一座城里,坐深了岁月,坐深了年岁,也许我的气质也在浸染沧桑。
沧桑不灭溪边草,岁月从来如猛虎。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一个曾经历沧桑的人,会悠然地抬头观望云天,却终于能够无言。
想做一棵树,只想随风摇摆。枝叶繁茂。想做一棵树,只想青青翠翠。平凡稳定。
谁不离不弃,陪我们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这一世沧桑如水流过,水的力量和生命是多么伟大啊!它们历经沧桑,仍然珠圆玉润,汩汩滔滔,没有一丝倦怠和疲惫。看不到些许的伤痕,更没有皱纹和白发,永远年轻地喧嚣着,铮铮琮琮漱着涟漪,如同新生的那一霎那。人的心,还是像水吧!可以受伤,但永远有痊愈的力量,永远奔流,活在生命的辽阔淡远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