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第七幕

人生的第七幕黎荔
在希腊神话中,曙光女神爱上了凡间的美少年——特洛伊王子蒂索诺斯。她无法忍受有一天他会死掉,就恳求宙斯授予她的情人永生。但她忘了要求他永葆青春。他们一起幸福地生活了数年,直到蒂索诺斯开始衰老,曙光女神把他从自己的床上赶走,但仍照顾他,喂他仙果吃。但他的身体持续衰退,他的膝盖不听使唤,曾几何时,这双矫健修长的腿,曾在舞会上迷人地飞奔。曙光女神无力治愈他的痛苦,也无法让他死掉。最后王子竟然变成了一只蟋蟀,失去了说话能力的他,最后只能用蟋蟀的鸣叫声陪伴曙光女神。这是一则让人悲伤、让人悚然的神话故事,在身体和头脑都衰落的情况下,进入老年的人们,生活质量并不高——这样的寿命到底该维持多久?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一个封闭的系统中熵只能增大,不能减小,因此时间是不可逆的。我们从出生、成长、衰老、死亡的过程是不可逆的,正如同一个杯子落地摔碎的过程。人人都睡在岁月的剃刀之下,摆脱不掉终将告别的阴影,万人迷和大富翁这种标签也不能改写命运的一分一毫。我们早晚都会像一截废旧水管那样风化和失灵,一个人孤独地面对人生迟暮的到来,慢慢地,沉入到无边冷寂的永恒黑暗中。
衰老,在很多时候,往往意味着身体机能的退化,创造力的减弱,甚至丧失,还有一并汹涌而至的,是仿佛陷在无边暗夜里的孤独。如果有一天,我的身体虽然还在运行,但我的大脑已经不再运行了,我已经不再是我了,不能跟外界互动了,那么就放我走吧!因为,这样的生命已经不美好了。人老了,各种功能就退化了,慢慢的,就会走不动了、吃不动了,时常失忆,一脸恍然。昔日光滑的粉红皮肤开始褪色、生斑并粗糙起来,肌肉变得酥软,筋骨逐渐钙化,如果再老一点点,就会成为稻香村的糕点,或者是被春风侵蚀的冰山,稍稍一碰就有掉渣的风险。每种枯竭、笨重、衰老、疲惫的征兆,每种身不由己、力不从心,不论痉挛或瘫痪,特别是渐渐解体和趋向腐烂的气味、颜色、形状,这一切都引起“丑”这个价值判断,让人不免生出憎恶之情。自从有人类以来,迄今已有850亿人先后死在这颗蓝色星球上,他们是我们的先辈先人。从进化论的角度讲,所有生命现象都是生物从效率角度出发作出的选择。所以,自然选择强行为我们的寿命加上了限制。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下使物种得以延续,生物体在分配能量时,首先考虑的是生长和繁殖,而非构建一具永生性躯体,因而,不会花太多的能量去修复会导致衰老和死亡的细胞损伤。身体作为生命存在的介质,带有许多与生俱来的属性,比如必死性(漫长缓慢地从新生到腐朽,以及不可避免的死亡后被弃用)、脆弱性(不是美国大片里的英雄之躯,身体会受伤、生病、衰老、变形……它的脆弱性是无法修复的)。
想起莎士比亚晚年的一段话:“人生就像七幕戏,第七幕就是最后的一幕:没有牙齿、眼睛看不见、味觉消失,一切也都没有了。我现在还没有到达人生的“第七幕”,我还有牙齿、眼睛看得见、味觉也还在,而且,我还有内心的巨大热情、对世界的好奇与探索,所以无论如何,现在的人生都是美好的,当要百般珍惜。当有一天(必将有这么一天),我将独自远行,消失在落日黄昏。那时,我愿世间那些尚未踏上这条道路的人,在未听到苍凉悲怆的“命运交响曲”之前,耳畔依然回荡着柔情缱绻的“月光奏鸣曲”,好好地享受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万千生命,各有姿态,在一切流逝面前,时间将给出最终的答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