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做壶,认真做人,一位摄影师的匠心与气韵 | 深聚焦 · 匠人

匠人,神一般的存在。但什么是“匠人”?认识各不相同。
我们认为,行行出匠人,而有资格获此称号的,必须是浸润最深的人。他们投入时间和精力,用专业和专注取得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匠人是认真的、独特的,因此是值得记录的。
为此,『拾贰象岛』推出“深聚焦·匠人”系列。每周一和周二,岛主将以精心挑选的匠人切入,展示其工作状态、揭示其内蕴的工匠精神。
第一期四十年修瓷,一辈子修心,第二期胡同深处的手艺人,很高兴遇见你们,展示了一位手艺人们的技艺和匠心。此篇为第三期。
————————▽————————
▲温智涛
第一次从镜头后走到镜头前,他稍显拘谨。“我不太善言辞。”他腼腆地笑了笑。从2003求学来京,至今已是第十三个年头,但话语里依旧难改浓浓乡音。
温智涛,电视人,出生于福建省武夷山脉的一个小山城。武夷山作为“三教名山”,自古就是羽流禅家栖息之地。也许是不想辜负这秀美山河,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文人骚客闲暇时都爱品茶赏茗、浅斟酌饮,自幼喜茶的他逐渐对紫砂壶产生了浓厚兴趣。
▲紫砂壶
为什么是紫砂壶?
“世间茶具千百种,唯紫砂壶堪称其首。”温智涛告诉「拾贰象岛」记者。紫砂壶既有泥土的气息,又具玉石的质感,刚劲藏于内、柔润施于表,醇厚自然、古朴典雅。且因紫砂泥特有的双重气孔结构,它的保温性和透气性特别好。
由于紫砂泥可塑性强,经过千百年传承,它拥有了各种不同的形状,有圆器、方器、塑器及筋纹器四种。圆器珠圆玉润,方器明快挺括,塑器生动活泼,筋纹器精致小巧。
▲温智涛手作的供春壶
温智涛近些年一直研习制作塑器中的供春壶。第一眼见到供春壶的人,都会感到疑惑:它既像树瘤、又像石头、还像木头,造型奇特。它的来源也很有意思。
据说在明代嘉靖年间,有个叫龚春的书童陪主人在金沙寺读书。寺庙里有一个和尚会做壶,他就偷偷地跟着学。他把和尚做壶沉在水底的细土收集起来,仿照金沙寺旁银杏树的树瘿(树瘤),做了一把壶,并刻上树瘿上的花纹烧制。
这把古朴生动的壶深受大家喜爱,后来人们取创制者龚春的谐音,将它命名为“供春壶”。
▲国家博物馆供春壶原作
“供春,并非第一把壶,却为壶之始。很多人说供春壶用手随便捏一捏就出来了,其实不然。你看国家博物馆馆藏的供春壶原作,它是大拙而巧、自然古朴的。观其细微变化,壶体纹饰蚯蚓泥路、拙巧成块。壶体线条粗细曲纹运用自然,凹凸变化精妙,是巧工的天造拙趣。在造型艺术上有相当高的价值。”温智涛娓娓道来。
▲制作供春壶
“这把是我刚开始做的供春壶,形状色泽都不尽如人意。”温智涛下意识地挪了挪手边的壶。由于平日工作忙碌,做壶基本是利用闲暇时间完成的。
他通常是先做好身筒,放入缸中保湿,有时间就拿出来不断观察调整。循环往复,才能得到一件比较满意的作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交流,反复试练,他逐渐摸索并掌握了精髓——制作成型后要按照肌理凹凸的筋骨找它的形态。
▲温智涛在做供春壶
▲温智涛作品 巨轮壶
尽管耗时漫长,温志涛却始终坚持用古法做壶——纯手工打造,历经十几道工序。他觉得用模具辅助做出的壶总是缺少些味道,而手工制作壶,每一把都有属于自己的气质和神态。
做壶是做艺,做艺也是做人。需要全身心投入,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反复调整出最好的状态。每当做壶的时候,陶泥就是他的全世界。
当我感觉心浮气躁的时候,就会做做壶、静静心。一做就是一整天,那个时候,我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匠。
· End·
策划 / 唐骋华
视频 / 杜怀一
文字 / 乔如月
视觉/ 徐铭远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你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