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还要嫁给你大山

西散南国文学
审核|刘瑞敏
编辑|黄传安
图片|网络
来世还要嫁给你
作者/大山
黄梦收拾了一车家具找人拉到鄢巴佬家来,鄢巴佬是她过去给前夫取的绰号。她对鄢巴佬说:“老鄢,这些家具先放在你这里。”“行啊。”正在院子理菜的鄢巴佬答应着,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可是要收寄存费的哟。”
黄梦亲自把一个铁炉子放在门背后,她说:“收多少都行!”
“不打算过日子了,是想外出打工?”
黄梦吭的一下笑了:“打你个头。”边说,就拍打着身上的灰,又在水池子上去洗手。
鄢巴佬丢下手上的活点上一枝烟,疑惑地打量着他的这位前妻,不知她又要出什么夭娥子了。这时,黄梦找了个小木凳坐下,竟然帮他理起菜来。他却说,你那手金贵着哩别弄脏了。她说,这些活路我没有忘,还是会做的。边说把挷好的一把小青菜拿起来,翻转着欣赏了一番。面对自己的前夫鄢巴佬,她讲述了自己的近况:“我把那死鬼的房子给卖了,他的儿女都各有自己的家。反正单位上的家属楼都几十年了,也不值钱,……。”
“那,你住哪里呀?”
“你这里呀,这么多房空也是空着。”
“别忘了交房租就行。”鄢巴佬眯着眼笑了:“他没欺负你吧!”
鄢巴佬意指她那二婚男人与她的关系。听说她们过的也磕磕绊绊的,并不十分遂心。现在这二婚男人有病死了,按理说她可以过几天展脱的日子了。也可能是这两年耐不住寂寞,这天底下的寡妇也难啊,可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死鬼都钻火葬场烟囱去了,他还想管我!”黄梦说。
“那就再找个人吧,现在拿养老金的单身男人多的是……”
黄梦用鼻子哼了一声,有些委屈地说:“我何必给自己找个盘头枷戴上,那半路夫妻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图他的财,他劫你的色,还不把你当人使换。”
“你走了的这七、八年,找了个会挣钱拿工资的二婚男人,我还以为你享福去了呢!”
正说着家常话,儿子鄢福和他媳妇领着孙子回来了。
“妈,你回来了!”儿子边打招呼就说:“回来就不要走了,我买了鱼我们做酸菜鱼。”
媳妇儿只喊了声阿姨好,哄着小儿子快叫奶奶。黄梦离开这个家时鄢福才十八、九岁,眼前的这一家人让她心里暖暖的,连忙从身上掏出一张百元票子,让给小孙子去买巧克力吃。鄢巴佬笑了:“你现在是有钱人了,真大方。”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钱都是身外之物嘛。”黄梦说。
鄢巴佬又逼问黄梦:“那你打算是真的不走了?”
“不走了!”她自己边倒茶水又问他,你这杯子里茶叶要不要换一下,还把挂在那的两件衣给泡在水池子里,又开始扫院子了。
鄢巴佬让她把扫帚放下,说要给她拾掇间屋子,她说不用了。边说就径直进到他们原来住的老屋里,又开始给他整理床铺。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没有女人的家竟会是这个样子。他有些为难地说,这屋子大着哩,那就给你另外安个床吧!她会心地一笑,就说:“原锅配原灶吧,这么大的床还怕睡不下?夜里也正好陪你说说话儿,咋样?”
“不光陪说话,还要陪着玩游戏哩!”他色迷迷地笑着。
“老不正经!”她微微嗔怒地回答:“原本就是你的任由你怎么去玩,别玩坏了身子就行。”
在玩笑中黄梦感慨万千,这才是她印象中家的味道。
这样安顿下来后,两人便成天形影不离。做饭洗衣,嗑瓜子儿看电视。就是出门上街,她都要把手套在他的胳膊肘儿上。他二叔看见就打趣说:“不是说你梦梦丢了嘛,现在找回来了?”
他高兴地回答说:“是她自己找回来的。”
“真是做了一个好梦!”他二叔嘴里啧啧称羡地说。
她也接上来说:“他二叔真爱开玩笑。”
就这样还没过几天,鄢巴佬发现黄梦每天都在吃药,便问她咋了是哪儿不舒服吗?她说没什么只是胃上不好受,吃点药就没事了。他也就没在意了。一次闲聊中,他又问到她的那个二婚男人,在的时候过去对你好吧!她极不情愿地说:“好什么!那死鬼就是个老扣和吝啬鬼,我要选双好鞋他都不舍得给买。背过他我自己花了两百块钱买了双鞋,他只给我报销一百。还说鞋虽是好看但是没益处,手表、手链、手镯戴手上多好,两百块钱踩脚底下糟蹋了,你说他是不是个啬皮!”
鄢巴佬说:“人家那是会过日子。”
“哼,提起过日子,都知道城里人最薄情寡义、为一毛、五分钱买菜都要讨个价,真是啬皮到家啦!那死鬼要不是他扣门儿,至于丧命吗?有病自己买药吃也不愿上医院,病情严重了医生说已是肺癌晚期。结果还不到退休年龄,自己把自己扣死了,也是他活该!”
鄢巴佬也有些婉惜地说:“真是走路算账,财迷转向!”
“他要是不死,老天都不答应,我也沒法跟他再过下去了!”
“我就是个拉粪车捋锄把,只会种菜又臭又脏的农民,沒法跟人家挣钱的工作人员比。你放着干部家属不当,回我这来不是跳过肉盆吃豆腐渣嘛!要我说,乘着年轻再找个男人,岂不是更好?”
黄梦不紧不忙地说:“你也不要话悖我,都这年龄的人了也就是个残花败柳,还找什么男人?不找男人我还活得更加光鲜些……”
“你是非要回来跟我过日子?”
“那还用说,我们的缘分还未尽呢。”
鄢巴佬想了想,说“那,这个家还得我来当……”
“是让你当家,你当这家我绝不再夺你的权!”
“那你就上医院去把病好好检查一下,我是当家的就是要对你负责任,你说是吧!”
“那到也是。”黄梦连声说是。过了几天,鄢巴佬提出要陪她上医院看病。她不让陪,还说自己能大行大走的人,又不是七老八十,生活无法自理还要人陪。最后她还是犟不过他,只好两人一起上医院。医生初诊后建议住院观察几天才能确诊,他说那就住吧,就连忙去办了住院手续。
住进病房后她一时沉默少言,就象变了个人似的。他就忙问:“你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她却一下子笑了。
第二天做了些检查后,护士来说让病人家属到医生那去下,他答应着便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回病房来却说要去给她买饭,还问她想吃点什么?坐在病床上的黄梦就问:“医生咋说的?”
“没,……沒什么大毛病,不过就是要多住两天院嘛!”
她看见他说话转过脸时,眼角有些湿润还有一星晶莹的泪花,自己也不由地掉下泪来。她边擦眼泪缓缓地说:“医生能说什么,我都知道。”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
……
“病在我身上我自己清楚……我这病,已经是晚期没治了。我也不想拖累你,但没有办法呀,谁让我们有曾经的过往,还是连着毛盖儿的结发夫妻呢!我总得把自己的后事安排一下吧……”
这时的他,当着她的面真的掉泪了,挥着手不让她再说下去。
“老鄢呀,你这人真好!”黄梦继续说:“以前,都是我闹祸你,让你不得安生,一个好端端的家被我闹散了……真是做孽呀!如今我这病就是我的报应。也可能是那死鬼在缠着我,剩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以前犯的错误,想改过都没有时间了。在我搬回来那铁炉子的煤块下面,有十九万块现款,是留给儿子鄢福的,我亏欠他的太多。本想攒个整数,怕是做不到了。都说丒妻家中宝,漂亮媳妇招狗咬。我走后你再找个人,也要找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女人,不要被人的外表和女色所迷惑……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夫妻,我会来找你的。”
“不要说了!”他大声吼着。
黄梦安排身后事立下的遗嘱,又象在忏悔,更象枕上的柔情蜜语……这让她更加怀念过去那些难忘的日子。把心里事说完也就释然了,她从没有见过一个大男人象他这样放声哭的样子。
初稿
二 O二0年八月一日
作 者 简 介张敏,男,1941.10.出生,现年八十岁,银行退休干部,经济师。曾发表专业论文十七篇,有五篇在省、市系统内获奖,一篇被《中国金融文库》第七卷收录。也写过一些小诗、小说散见于当地报刊,以及一些公众平台和征文活动。现在居家养病中,为不负年华,重拾旧爱挥笔耕文,续写岁月终其余生。
投稿邮箱
西散南国文学社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南国散文》投稿邮箱:2155074933@qq.com
《南国红豆诗刊》投稿邮箱:528784663@qq.com【西散南国文学】全国第二届郦道元山水文学大赛征文评选活动的通知西散南国文学社签约作家
杜明月 龚铃洲黄祥银王亚欣赵达
徐非也 葛张尚洁 张译丹 郭榕亭
王志娇 史忠华张小利 张忆苏 杨飞
朱钟昕 刘瑞敏黄晓梦 刘胜彪 许江
张靖
(名单持续添加中……)
西散南国文学编委
总顾问:刘志成
特约学术委员:李汉荣 杨年华
顾问:林膑 董守和 依凝 丁铭春 周耀华 熊建华
刊物艺术总监:龙怡珍
微刊艺术总监:陈超 曾寿
艺术顾问:王远笑 罗强英 胡瑞忠 左上勋 邓英
名誉社长: 孟甬
社长: 卢小夫
副社长: 李景
执行主编 :若兰
常务副主编:妙妙
副主编:孟丽华 肖龙 段鹏尧
编辑部主任:黄传安
编辑部副主任:滕新晶 叶彩虹 王亚欣
审核部副主任:刘瑞敏 陆悦 魏来安
推广部主任:吴人民
推广部副主任:杨雯兰
策划部副主任:冯永谦 吴开岭
财务部主任:李惠
编委:杨青 次央問問胡文举傅沐辉
小黑龙玉波袁非独孤白 许江
黄苇 卫云吴秀珍陈立国
主管单位:中国西部散文学会
编辑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商务厅13层
邮编:850000
国内统一刊号:CN 63-106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5213
敬请关注南国文学
版面设计:問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