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振萍:深情在山里……

深情在山里…… 文/郭振萍
姐姐家,距离海很近,离山不远。姐姐说撒把菜籽满山扑啦啦的花就开了,我没看到满山的哗啦啦花开,我却看到了满山沉甸甸挂在树上的苹果、柿子、梨、栗子和核桃在枝头俊俏俏地裂开嘴巴独自欢喜。一进村落里,果香让姐姐家的院落里都浓浓清香倾入心扉,梨果甜香随处四溢……
看见我们,舅舅家的三姐姐高兴的拉着我的手,姑娘时就清秀可人的姐姐在岁月里有了几许年轮的痕迹,可是姐姐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依旧那么清澈和纯粹。或许,咸咸的海风和山里的果子是安抚光阴里辛劳和有骨气姐姐的最好慰藉。日子在姐姐,姐夫的勤劳和辛苦耕耘中是真的越来越好了,这个也是我一路嗅着果香心情亦舒朗也欣慰的原因。
姐姐的家门口有一洼菜地,幽绿绿的萝卜和白菜在一颗果树的陪伴下在这个深秋里长势依然欢喜,墙角褐色鹅卵石砌的低低的土壤上,一颗高高的生长了30多年的栗子树,树叶密密匝匝地拥挤在一起。村落里东家的门口一颗枣树,西家的院落里一颗柿子树,后院邻居的果树枝枝蔓蔓也随性的舒展在姐姐家的院子里。被太阳晒的黝黑的三姐夫说话嗓门大大的,耿直勤快也善良的三姐夫看见我对村落里的惊喜和欢喜,执意要开着三轮车拉着我们去上山感受摘苹果、摘红梨、挖红薯、拾捡栗子的“乐趣”。
坐在颠簸的三轮车里,沿着狭窄的山路向山上行驶,暖心的三姐姐给铺好了厚厚的垫子,玲玲妹妹说,姐姐平日去地里,三轮车从不铺垫子的。第一次坐着三轮车上山,一切都是那么新奇有趣,一路上宽叶的栗子树一束光又一束光从缝隙里撒下,柿子树上沉沉的大柿子从视线里一瞬间掠过,来不及伸手“偷”一个来尝一尝,柿子树的景致就成为我眼睛里的远方诗意……
山路上枝头舒展地挂着一个个颤颤悠悠的苹果,不远处形状各异的梨树上倒挂着大大的雪花梨,还有好多圆圆的酸酸甜甜的小红梨一个个在树地旁的沟沟壑壑里悄悄沉睡,在村里的小路上,田间地头,犄角旮旯处随意在撒落着熟透了梨。姐姐说,一到秋天,山里就是这个样子。尽管如此,我仍然感觉好可惜。
穿着迷彩服戴着军帽子的三姐夫,离开部队多年,性格依然还保留着军人的坦荡,率真,雷厉风行和不畏惧。山很多陡坡,小路也坑坑洼洼,可是驾驶三轮车的姐夫却是身手不凡,突突的柴油三轮车方向盘在姐夫骄傲的手里直接向山上驶去。我的眼睛目不暇接的四处观望着,姐姐的小孙女奕朵挨着我坐着,她的小手背在后面。奕朵圆圆的脸抿着嘴一个劲地笑着,她一定笑我这个姨奶奶看见满山的果实痴痴呆呆的样子。果真刘姥姥进大观园也会好奇无比的张着大大的嘴巴?我不得而知。我一定不是这般模样的,不过,我是啥模样,让9岁的奕朵悄悄地笑我,就不知道了。小奕朵一定不知,习惯了广袤草原上的成群牛羊和马儿驰骋飞奔一路的尘土飞扬和马蹄踏踏,忽然某一日遇见了这漫山遍野的梨儿、果儿、柿儿、且不说唇齿留香的回味,就是心底的欢喜也一瞬间让我欢畅惊喜。耐人寻味的还有第一次坐在三轮车里就被掉下来的核桃打着,青绿色犹如莲花一般的一个核桃跌落在我的头上,不知,我的这个惊喜遇见,在村落里是不是经常的故事。
在栗子树下,我们一起下车。在地里,挂满果实的栗子树下,我弯下腰蹲下身子拾起来成熟的,滴落地上的一颗颗栗子,第一次见到有着刺猬外衣包裹下的栗子,也捏起来一个个穿青色褂子的核桃,端详他们的模样,自然的眷顾,让栗子和核桃在坚毅的外壳下都蕴藏着一颗颗柔软的心绪。
在地里,我和姐姐,姐夫一起拾起来掉在地上成熟了的一颗一颗栗子。圪蹴下来,再蹲下去,向土地鞠着躬,也低着头把一颗又一颗栗子一个一个的捡起来放进竹篮里,一会功夫,汗水就顺着脸颊留了下来,腿沉沉的,继续挪动双腿去捡栗子,尽管感觉腰有点酸,背也痛了,挪动每一步都累了,可是,树下还有那么多的栗子……
一瞬间感觉到我们在低头之间,看似乎沉下来的是身子,其实沉下去的一定还有一颗对天地的恭敬心。此刻沉下去的一定有对岁月、对光阴、对农民、对生命、对土地万物流逝的春秋冬夏蕴藏着的世界里多了一份敬畏和敬重。一个又一个季节的沧桑寒雪,风里雨里,唯有坚毅不懈地勤劳有骨气的努力,才会有这个不寂寞的秋天里,竹筐里满满当当的收藏季节里面的一场沉甸甸的欣慰和欢絮。
此刻,指缝之间又捡起来一颗栗子,柳条编织的筐子已经装不下了,我在这个秋天里欢喜地摘下熟了的一颗颗果实……
姐姐种在山埂边的西瓜面相不是很好看,可是咬一口,甜甜的水巴塔巴塔的滴落在地上,一瞬间甜丝丝的清凉驱散了捡栗子的疲乏。
此刻,尽管是深秋,远山还在呼唤着绿色,山里依然如黛深绿。一溪泉水从山石之间轻轻流淌,山下清澈的池塘里六七八九个鹅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荡,远处的玉米杆有序的堆积在高高低低的梯田里,挂在枝头的一树树苹果和梨,错落有致,层层叠叠地点缀在秋色渐浓的山色。
回到村落里,午后的阳光懒散地晕染着村路边的花花,姐姐拉着小奕朵带我在村里转转,弯曲的村路边,一户人家的金黄色玉米一串串挂在鹅卵石砌的墙头上,一束雏菊,几个南瓜,一串葫芦在墙头边懒洋洋晒着太阳,几个向日葵从墙头伸出头来一个劲地向外张望。几位银色头发的老人们坐在门墩细声细语说着话话。姐姐说,老人们都是近百岁的时光,看到我们,姐姐过去和老人说着话,一笑就露出来一两颗牙的老人摆着手和我们打招呼,善良的老人们抿着嘴笑着,笑容温暖也舒朗……
“看,山楂树。”走在前面的小奕朵蹦跳欢喜地说。哦,真好,不远处一颗山楂树的叶子在风里刷拉拉向我来回摆手摇晃,一嘟噜,又一嘟噜的山里红在枝头脸对脸欢喜地荡着秋千,喜欢山楂树,又见山里红。姐姐说还需要个把月果子就会熟透了,而此刻的遇见,我依然一瞬间心生欢喜。
山里真的很美,村落里好暖,小奕朵乖巧也有趣,在宽宥的山里,我在这个秋天里也收获了岁月的深情和仁慈……

作者简介:
郭振萍,河北康保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华北电力报特约通讯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三清女子文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家协会理事,《长城文艺》特约作家,张家口市女子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康保县政协委员,康保县文联常务副主席,张家口供电公司女工委员,供职于康保供电分公司,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省、市级媒体发表散文,通讯,报告文学等作品800余篇。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