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宪:走在原野上的灵魂

走在原野上的灵魂
——毕俊厚《月光洒在草原上》诗集赏析
文/闫宪

近年来由于网络发达,由于微信群的开启,由于个人或者某个什么公众号的出现,诗歌这种短而简洁的浪漫主义文体开始澎涨,越发有人人为诗的样子,个个摩拳擦掌,个个都成了练家子,个个成了诗大侠,遍地诗花,个个出口成章,个个伟大。仿佛唐风宋韵也不再是经典,李白、杜甫、苏东坡也不放在眼中。可是细细值得品味的作品很少,过眼烟云,诗不成诗,诗人不叫诗人,只是成天咋咋呼呼,翻新一些掉价的花样,自慰自己,曰什么什么体。而在我眼中只有古体,现代体。所以,有些东西不读也罢,少读,还能保持住一些自己的修养,读多了,怕自己忍不住也把文字给遭践了。因为写诗的人们在用文字杀生,不但杀死自己,杀死作品,杀死读者。不但浪费了自己的时间,还把属于自己的时间判了死刑。作品没质量,不如去欣赏名作,提高自己的水平再写,省得把老祖宗创造的优美文字也给杀死了且不可惜。那些用身体器官或者下半身写出的诗,把高档的诗歌也就给杀了,送进了低级趣味中。这些所谓诗人真不如那些旧时红楼之艺人,她们尚知道诗词歌赋的品味,他们也不去用身体,用器官写诗,我们现在的写诗是不是没有进步,只有退化了?不但浪费了岁月时光,更多的浪费了感情,精神,还有神奇无辜的视力眼睛。
书归正传,还是说说毕俊厚。
毕俊厚也写诗。近几年在各种纸质、网络上读了一些,从中也了解了他的创作结构和思维方式,再有就是诗中特有的魅力和气质。今读他的诗集《月光洒在草原上》,更深一步走进诗人的心里,仿佛看到了一个诗人在对某个地域的研究过程,思维过程,生存过程,生活过程,理解过程,拥有过程。这部诗集以《月光洒在草原上》为名,组合了作者在对地域特色方面的写作风格,所以,读他的诗,就该注重在诗对这方土地的特殊性,还有诗人的特别笔法组织的文字描述上。
翻开《月光洒在草原上》,一首首读下去,一首首跟着诗人去理解写诗时的情感与理智和自己的思考差异。抛开诗人,让诗代言,作用大脑。
《大青山,我的祖母》。作者放在书的开篇,使我们不折不扣的想到了大青山。大青山坐落在呼市与包头之间的阴山山脉中段,自然风景十分独特,沟沟相连、溪泉缠绕,水秀山青,山壑交叠,峰耸入云,山山有景,万木峥嵘,均以“奇、雄、特、险”取胜,以红带绿,红绿相互辉映。我曾在此生活过一段时间,对大青山有感情。赏析这首诗,更确切地说是一篇散文诗,一篇讲述自己情感发泄的作品,一篇开启认知世界大门的作品。该诗语言朴素,娓娓道来,解析不紧不慢的感悟,如一曲蒙古长调,悠美动听。“一千九百一十九步,一步一叩首”。不知道是诗人走过?还是别人丈量过,这个数字倾诉了一个极端。因为“从一个高度,到另一个高度”,其中不是峰顶高度,是诗人用诗的语言在阐述生活的所有,所以,“时间的灰尘,只能淹没一个人的暗伤/而无法掩盖历史的脚印”。这就是诗要告诉的真理,诗人写诗的意境和作用。
在读《尚义小酒馆》时,特有一种亲切感。说明了作者的身份,说明作者在这个小酒馆里喝酒的心情是自然,纯洁,无拘无束,自由的,不受任何限制。能够很好的接着地气,去除了大酒店的豪华,奢侈。更多是去掉了那种虚伪。小酒馆里可以天高地厚的与己与友可醉,可论,可以天南地北的胡言乱语,可以不要身份,不要地位,不去勾心斗角,只要自己喜欢就行。我们很多作者一提到创作,就怨天怨地怨没有采风机会,产生不出创作灵感,写不出作品,好作品更是写不了。这些作者就不是好作者,就不会写出好作品。所以他们进不了文学的真正殿堂,永远也成不了诗人,就是偶有一点点成绩也是一时的。毕俊厚生活在尚义这样坝上地域里,一个并不富裕的世界里,他才有可能与朋友在小酒馆里淡文学,淡生活,淡事业,他可以在喝的大醉后与友各自东西,在醒酒后去实现小酒馆中勾画出的梦想和希望。也可以去为朋友两肋插刀。也可以约定与友人们不离不弃的度过人生剩余时光。因为他懂得“在一个小酒馆/吵杂声已平息,唯有几个发霉的书生,还醉在梦中”。正是这些还醉在梦中人的醉意,才产生了抒写人生,记录历史的作家,诗人。他们才会在文学这块净土中出不来,进不去的跋涉,当好自己的苦行僧,让穿肠过的酒肉形成美好的语言,诗的意境。
在《察汗淖儿悲歌》中,诗人准确的把握了地理中这一特殊不规则的外表形象。“一个不知名的淖,比碗口大”的只有坝上草原有的地方。这就是诗人的情怀,夸张。“在祖母眼里,淖是她的命根”。这就是诗人的优点,浪漫。“先祖的阴骨,祖父的衬衫/如盐巴的颜色”。形象逼真的展示草原的的萎缩,草原的退化,草原的生存环境恶劣。到过淖边的人都知道淖的生存与死亡的恐惧,给草原带来什么后果。只有诗人的敏感神经系统的开发,才对淡水或咸水淖湖进行提炼。从这诗中也可看出诗人对这种特殊领地有过膜拜,所以他才能深深的体会出“消失的是岁月,沉淀的是苦难/以盐巴的成份渗透在血液里”。这就是《察汗淖儿的悲歌》。
在《堡子里品抡才书院》中,诗人用自己设计的语言,降低自己的身价,突出书院的价值,以此来品味历史,他说:“汉文化的规规矩矩,从这里一脉相承”,他还说:在“五千年长河”中,“圣人正襟端坐,茶香淼淼,余烟缭绕”,而诗人自己就是一个分解出来极其微小的分子,“腹无经墨,点化不开,独在岸边徘徊/一个“人”字,临摹半生。颤巍巍屈下膝盖。”对于文化的热爱,对书香的崇拜,才灵动出这剖析自己内心的诗句。书院与个人的大小等级分明,不在一个层次中,谦虚自己,崇尚历史。
在《桑干河,千年的涛声依然响亮》中,诗人用自己的目光来体验自然,来描述自然。他也许没有一步步去从头至尾丈量桑干河,可他一定去过某一地段的桑干河,他知道“桑干河的水脉,那朵浪花,可以拍击我的胸膛”,他更知道苍桑变迹中的桑干河“峡谷的风,如丝竹,如箫声,如歌如诉,如行云流水”,才有了诗人从理性到感性认识桑干河,才又一次得出结论,桑干河的伟大,“多年后,我随着咆哮的河水,一路奔走,一路同血脉之河相依为命”。桑干河成为孕育人类的母亲河,经久不衰,人类也在经久不息的千年涛声中走到今天,还将走下去,走进诗人的诗作里,走在历史的记忆里。我也曾在诗歌《动态的桑干河》里这样与诗人有同感的写过如下的语句:“桑干河/北方的河/我的母亲河……如从前的恣肆不羁而飞/如从前的乳汁饱满而育人/如从前的血液激昴而新生/如从前的历史再有而辉煌……你出卢沟晓月/你止永定河谷”。
在《崇礼,掀起你的盖头》中,诗人把大环境下的定格,定位,当作一个将要出嫁的姑娘,展示自己封存起来的美,完善自己的孕育
的过程,体会自己的价值取向。这就是诗人不是诗人的价值取向。历史的存在与发现者和审美者感悟不一样。发现者也许从商业经济价值审美,而诗人是从原始存在推荐审美。
“一场喜宴,迫不及待的降临”,“一定是洁白的梦,牵着时光的影子在走”,“风花雪月不是人间颂词”,“这是大地展开的宣纸”,“蘸足清河水墨”,“将一瓣六色之花,焊接,镶嵌”,“点缀在碧蓝的星空下”,“对准蒙着洁白盖头的新娘”,上演“人间的一场大美戏剧”,“把矫情留下”,“从一个高度,爬上另一个高度”,“嫁给盛世繁华的京都”。这是一个多么美的故事。
纵观毕俊厚《月光洒在草原上》内的诗作,给了我们读诗,读好诗的渴望,对诗的历史,对诗的现实,对诗的存在,对诗的作用,对诗的语言,对诗的意境,对诗的形式,对诗的产生过程,对诗的内容进行一次再分解,再组合,从中提炼出诗的美的存在。并且更多的渴望在诗人的今后创作中,把优美的旋律记录在曲牌中,放进有自己个性的空间里,把灵魂放在原野里,让自由传递出向上,积极的心态。
2017.06.08。2020.07.15.悟世斋
作者简介:闫宪,系中国田汉研究会会员,中国田汉戏剧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张家口市作家协会理事,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张家口市诗词协会理事。己公开发表出版小说、诗歌,诗词,散文,散文诗、儿歌,文学评论、戏剧剧本,歌词等文学作品达三百多万字。并先后获得国家,省,市级文学,文艺,文化大奖五十多次。曾荣获:张家口市民委,地区行署,市委,市政府,军分区先进个人。河北省人民政府“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政府、河北省军区“拥军工作先进个人”。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奖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称号”,建国七十周年纪念章等。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闫宪|孟燕|苏立敏|陈 晔|郭振萍|刘清华|赵昱国|张海峰|孙丽君|刘仓|王胜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