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枪响(孙茂政)

那 年 枪 响 (小小说)
孙茂政

当年的7月只有30号,没有31号。晚饭后就哨声响起,列队前王金龙教员开讲:“今晚夜间找点训练考试,这是师教导队三个月来的成绩汇报验收。”大家分领指北针、手电筒等起点标示图具。
我倒霉把领到的指北针弄坏了,只能靠观察沙丘和红柳胡杨树木的东南平滑西北陡峭辨别方向;这是教员教的。
第一点:起点是棵枯树(找到了)。
第二点:向南230米(幸福村墓地)王欣烈士墓碑石头压纸条说向西南170米找到。
第三点:结束。
可纸上一面写着<返回>,背后写<向前十米背人>。闹心了!
听到不远处有呻吟声:“你龟儿子才来噻,急刹老子了。”一听就是四川人,“锤子”说的腔重。手电筒一照一个阄老头瘦小的身体仰卧起坐着。
我两腿打颤抖、楞头青、结巴了一样说着:“王队长怎么是你呀?你山东人怎么说四川话?”他至今没回答。他当时怜悯地骂开我了:黑瞎子熊包样!待会去卫生所找李京领两包惊吓药吃吃。胆小鬼没上过战场;我像你这年纪在上甘岭打美国佬当营长,要不是私藏这把心爱的手枪把准星给锉平了指那打那,没有上缴受了处分现在早都当师长了,还在这当教导队代队长?
说着他从腰间拔出小手枪夸奖自嘲地让我看他的战利品。我以为他是准备开一枪或是由我开一枪过瘾,但他又别进枪套。
这时远处教员的信号枪响了,曳光弹划过夜空弧度很美很亮。王队长抬起左手腕乘着光亮看了一下手表说“撤吧,零晨12点过了。”
我本能的伸头也乘光亮看了一下他的表,他吼到:“背我走。看什么看。看到眼里拔不出来”。
我背着他觉得并不重,但又过幸福村那片墓地时头皮还是发麻。
王队长可能是猜出了我的心思,用假铁脚踢了我的后小腿一下,附在耳旁说“怕什么,那躺着的都是战友”。我感到小腿生生的疼,但不敢摔了他——老宝贝50多岁了,朝鲜战场上冻坏了脚,装的铁足……
他拍了拍我的前颌意示我放下他。俄时,又一颗曳光弹耀眼的光照亮夜空,他又看了一下手表,伸到我面前炫耀地说“看看吧,朝鲜战场上缴获得到的美国货,是洪学智副司令员送给我的,老首长就是不一般”!
戈壁滩上白天热夜晚凉,回去喝姜汤去,小心感冒……
这个故事发生在1979年8月1日,因为当时王队长喊:郭立军过“八一”了!
我回班里拿盆子舀姜汤,喝了一碗后身内一热就在冰冷的被窝里进入梦乡:王队长追着让我给他当儿子,我父亲让我骑在背上满天飞……
只听一声枪响,我从梦中惊醒,以为是紧急集合跑了出去,又被排长挡了回来说是王队长手枪走了火子弹打在地面石板上。王队长手枪走火了,后来冠名叫——《八一枪声》!
公元2064年八一前老战友们都100多岁了,科技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全师教导队战友相聚在酒泉发射中心登火箭船去冥王星上游玩,在展示中心,意外地看到了王队长的那把锉平准星的小手枪,据说当年走火是子弹在枪膛中压了20年,微弱的底火亏空漏了冲力憋不住出了膛。
翌时后五号山下师教导队的战友们开始庆祝“八一”建军节,举杯碰盏戈壁滩上有回音,根本没把夜间的枪声当回事!
当然,有个站岗的战士猜测判断后说:
基地又发射了微型导弹吧?
[此文原创于2020年8月1日,修改于11月23日]

图片来源于作者,谢之!
作者简介:
孙茂政,笔名 微信名 军人风彩。宁夏银川市贺兰县人。1959年生,1978年参军入伍,1982年退役。后一直供职于政府部门到退休。先后有零星习作见于报端,诗刊,比赛演讲场所。近年在战友微信群随时冒泡泡,时常梦回军营。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袁媛 审核: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