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媛:炸知了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炸 知 了
文/贾媛 图/网络童年的回忆是金色的,闪闪发亮,却也飘着饭香,有小伙伴们捋下来的洋槐花、榆钱儿,也有外公外婆在野外挖来的荠菜、蒿子菜,这些美妙的野菜不需要太复杂的烹饪技巧,也不需要太多的佐料调制,拌上面粉,打上两个鸡蛋,或蒸或炒,喷香的美味佳肴很快就让人齿颊留香了;但最有趣最让人留恋的还属“炸知了”,这道菜是我舌尖上的童年趣味,怎不令人难忘?夏天的夜晚,风儿吹着,夹杂着池塘里的腥味儿,月季花淡淡的香味儿的浓浓热浪拂过脸颊,让人疲乏,懒怠,外公在门口的杨树林中坐着,抽一口旱烟袋,吧嗒吧嗒,袅袅的白烟在风中很快就消散不见了,他在做什么呢?他在等知了呢!外公是个退休的老支书,闲不住的他,天天收鸡、收知了、编筐、编箩,花样翻新,而那时的我呢,年年暑假都在外公家度过,这样风儿阵阵的夏夜,“捉知了大军”自然少不了我这个假小子喽,左手举着手电筒,右手提溜着装有水的矿泉水瓶,出发喽!房前屋后的杨树,你就可劲儿地照吧,360度循环无死角地审视,瞅准那个黑色的缓慢向上移动的“虫子”,上前一捉一个准儿,正在奋力攀爬的小家伙,惊慌失措地挥舞着它的大夹子和小脚,哈哈哈,还不乖乖就范!“咚”的一声,它就掉入了矿泉水瓶中了,捉知了没有水是不行的,小家伙蜕壳的毅力是惊人的,而蜕过壳的知了我们可是不爱吃的。我称不上是捉知了能手,一晚上能捉10个就是奇迹了,回到家,小伙伴们早就已经“满载而归”了,外公也正在昏黄的灯光下数着他们的“战利品”,瞧!“20个,4块钱,给你”外公慈祥地笑着,把钱递给了小凡,就这样,小伙伴们很快就都蹦跳着去南边小卖部买糖去了,真是皆大欢喜呀,愉快的夏夜太短暂了!昏黄灯光下,满满的一洗澡盆知了,看起来蔚为壮观,而我的口水早就流了一脖子了,在我的催促下外婆早早地就去抱柴了,外公则捡出满满一碗知了,用清水冲洗干净了,洗干净的知了褐色的外皮中透着嫩黄,竟然会给人一种鲜嫩诱人的感觉,擦擦口水一起来看看它的制作过程吧:倒入花生油烧热,将控干水的知了倾盆倒入,滋滋啦啦的声音就在锅内欢快起来了,等炸至酥脆,知了油亮亮的,呈现出醉人的金黄色,就可以用笊篱捞起来了,放置一段时间后,撒上一把盐或者五香粉儿,哇,香飘万里哦!早已按捺不住的我,不顾烫就在锅台旁捏了一个入口,此时的知了外壳焦香酥脆,肉质却也不失鲜嫩爽滑,真的不知道“厨神”外婆是如何做到的,“咔哧咔哧”几下,感觉舌尖上,齿颊间,满是这种知了味儿了,牙缝儿里塞着的,晚上舔一舔也定然是个“知了梦”了,美哉!不一会儿,盘子就见底儿了,我只能恋恋不舍地在残渣中再捏一个知了夹子默默回味了。美味不可多用,第二天,舌头上的泡就会如约而至了,只能听话地煮“三根儿茶”喝去了。去年夏天,为了寻找这童年的美味,我专门去买了几斤知了,回来后,先用水煮过去除腥味儿,又用高级的橄榄油炸制后,撒上椒盐、胡椒面儿、孜然粉儿,放在餐桌上,暖色调灯光照着,倒也显得倍加诱人,夹入口中,虽也香味儿缠绕,爽脆可口,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缺了什么呢?没有了外公外婆的陪伴,没有了童年的趣味,即便再精致的烹饪,再美妙的调味,也回不到那最原始的感觉了,或许爱的同义词就是回不去吧……夏夜,仰头望着寂寥的星空,猎户星座依然闪烁生辉,外婆门前的杨树林依然哗啦啦作响吗?已然在天国的外公能听到我对他的思念和呼喊吗?外公,知了又在聒噪了,您听见了吗?
作者简介:贾媛 涅阳一初中语文教师,爱语文,爱写作,华灯一城梦,明月百年心。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