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拾梦:一群花痴在盖楼

“民国帅哥多啊,还是纯天然的。”“这一身放现在简直潮爆。”“这不是鱼饼欧巴吗”“我要穿越回去!!”“看到照片没看评论就已经预料到一大群花痴在盖楼了。”……
这是主页君在豆瓣网友砚青的老照片相册下看到的留言。相册有一辑“民国拾梦”,他这样描述:“从全国各处购得了百余张民国时代的老照片,这里不断更新一些手中相对有趣的,我尽量写清它们的来历与年份。某人说过‘照片不过是生命的碎壳,岁月纷纷,瓜子仁早已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知道,留给大家看的唯有满地狼藉的瓜子壳’。”
起初,主页君不以为意,心里嘀咕:“不就是一些凡夫俗子的普通照片嘛,冠之以‘民国旧梦’未免有点小题大作,每个时代都有其独特的面孔、风情,不是只有民国才有。”后来一张张看下来,不免感叹一番。征得授权,理想国选了部分,分享给各位。
民 国 拾 梦
图文 | 砚青

第一眼瞧见这照片时便被吸引住了,大概他有种令人安心的气质。此照片尺寸较大,七寸多一点,品相很好,是我在沪上时,从一位卖古玩的老先生手中得来。约摸年份是在20~35s之间。

我买这种结婚照向来只挑漂亮的人儿买,因为棚拍的照片没太大历史价值,再不好看就更是不讨喜了。看这位新娘的妆容,照片应为40s以后拍摄。

背后有英文落款:“' stepping stones' England. gues 1927 " 那个gues想必是guess,大概懒写个“s”。应该都是赴英的留学生,这三人相映成趣,照片很清晰。

算是上海的老街拍了,经豆友考证是南京路大光明戏院门口。

位于右二,背后署名“丁燮和”的是民国时期武汉大学建筑系教授,着有多部建筑论集,江苏泰兴人,系剧作家丁西林的胞弟。后有他的学生卢秉彝回忆这位老师,最深的印象是其个子矮小,从照片上倒也能看出一二。

这三位英俊青年都不可小觑,他们于1940毕业于上海交大土木工程专业。其中周文德(1919-1981)后来成为著名美国水利工程专家。徐修惠(1918-)成为联合国坝工专家,40年代曾参与设计三峡。这张照片偶然得来,过了多年才发现如此有价值。
不记得是从何处购得了,大概从前是被粘到相簿上,背后残留着很厚一层浆糊和纸,刮掉后能看出了背后落款“威海公立第一中学足球队民国十九年摄”。那时的球鞋、球衣竟同现在没什么区别。

这张照片不大,品相却特别好,没有一丝折痕,照片的构图很像现在的手法,所以拿在手里总有种是现代人模仿着翻拍的错觉。

此照几年前购于上海,当时瞧这位新郎觉得太眼熟,总觉着像是身边的哪位朋友。照片年份依据新娘的妆容可以推断是25s~35s之间。
之前上传的照片大都把边角用电脑截去了,所有照片都被我镶在一本黑纸相簿上,你能瞧见照片边角大都有几道“线”,那是固定照片的角贴。

泳装照在民国本算是比较常见的,但保存下来的很少,多是文革时期被自家销毁了,怕伤风化。这照片品相是我手中最差的,大概是相片主人本想销毁的。题材很好,这是虹口游泳馆,尺寸很大,诸位可以点大图看。

只因为图片中间的那位男子才买下的,购于上海,品相不错,大约6寸。

30年代后的照片上面多有一层保护膜,让照片更宜保存,如这照片的表面上类似颗粒的便是了。

这张照片很小,不过两寸有余,仔细看能看出是两个人。

背后落款:“我的好朋友 Betty”字迹娟秀,这位中国女孩身上旗袍、军大衣、帆布鞋的搭配很有趣。购于上海。

这位先生穿着很考究,曾经在北京的Tweed Run活动里见有人穿过这种裤子,一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脚上的牛津鞋到现在仍是一种基本款,西方男装的改进十分缓慢,大概已经是成熟到一定程度了。

那时夏天的海滩就已是人满为患了,远处还有穿长衫的身影,男人的泳装比现在要保守些,仿佛还有腰带。这里倒不见有女子穿比基尼的,游泳馆却很多。

这张照片只有一寸大小,在那时的上海话叫做“派司照”,大概是谐音pass,用办理证件、证明手续等,等同于我们现在的证明照,一般是一英寸,一版六张。购于上海。

也是从一位老藏友的手中购得的,这位女子气质很好,看旗袍是冬季的款式,大概是早春所摄,喜欢这构图,有种国画的美感。

“汉皋”是汉口的旧称,这照片很有历史价值,民国“廿七”年夏天是1938年,正值“武汉会战”,中日双方各投入百万兵力。照片随保存不善,但也能看出彼时这群人眼中的情感。购于武汉。

从水印能看出“国际大照相馆”的字样,这家相馆位于上海。照片上的钢管椅最早诞生于1925年,换名为“瓦西里椅”,30年代传入我国。从女子发型和旗袍款式可看出照片年代为40s

这张照片背后落款霞飞路的“万氏照相馆”早已不在了,通过考证得知现今的地址为“海中路514号”。幸好原址还在,现在是一家港商的珠宝店,询问店员后得知此处多年前的确是一丬照相馆,70余年后的今朝算是带它回了一次家。

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喜欢这样拍照,背后应是上海。
那时上海小姑娘的几件标配:“香水、玻璃丝袜、高跟鞋”,天无论再热再冷,玻璃丝袜都不离脚的。曾看过张乐平的一幅漫画,讲的是位女郎在下雨天打湿了袜子,赤脚坐黄包车被车夫笑话。购于沪上。

照片购于辽宁抚顺,在民国时期东北还处于满洲国统治中,有许多日本侨民定居于此。照片左下角有不明显的水印:“光画社白银町电庭前”字是从左至右读的,民国时期的相片水印普遍是从右向左,所以断定照片应是日本侨民遗留的。看照相技术与装扮年份应是20s左右。

这照片要价很高,因为卖家说这位男子是复旦的第二任校长李登辉,但李校长于1872年出生,而照片里的男子看样子最大不过30岁,以此推算拍照时间不会大于1905年,而照片中的金属椅是到30年代后国内才有的,所以不会是他。买家听后觉得有道理,便宜卖给了我。购于武汉。
照片上的人怕是我目前所藏里名气最大的,他是香港大紫荆勋章的获得者——李福善,照片入手偶然,最初买下的原因只是觉得品相很棒,没有丝毫折痕。后来尝试搜索背后落款的那位“延茵”,竟发现是李大法官的夫人,两人于1946年结婚,在香港李氏家族地位显赫。算是捡了个漏。
这是位70多年前的上海姑娘,也是在霞飞路的万氏照相馆拍摄,感受下我们太婆那一辈的音容笑貌。

最喜欢的便是这种生活照,一点不拘谨,同现在的照片很相似,父亲穿的是长衫。购于沪上
上有落款:To Anna 大概是送给心仪的姑娘的照片(不要问我为何他的裤子提这样高)照片约摸是30年代的。

照片购于上海,摄于纽约中央公园。不知图中建筑是否还在,每每回上海,看到石库门老弄堂越拆越少就十分心疼,有很多被拆的老屋的历史都很特别,完全可以列入保护建筑名录。

民国时期照片极少有这种花边框的,倒是建国后多是这种。照片中可看到银色的反光,我们一般叫它“反银”,因为从前的老照片冲洗都是含有银盐的,这亦是一种鉴别老照片真假的方式。
砚青个人豆瓣页面(点击阅读原文)
– END –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转载:联系后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