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修生:白发亲娘

点击上”蓝字”关注我们!
白发亲娘
文/余修生
“你可是又在村口把我张望,你可是又在窗前把我想起,你的那一根啊老拐杖,是否又把你带到我离云的地方,娘啊,娘啊,白发亲娘…….”
每次听到这首歌曲,我的心灵深处就会产生很大的共鸣。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无限的思乡的情愫和感恩的情怀,更加想念我那远在老家的父母双亲。
我的父母亲,和共和国同岁。他们历经沧桑饱受风霜,是经历过大集体、大锅饭,在遭受自然灾害大难的岁月里,熬着苦日子,坚强的走了过来。他们勤俭节约,他们忠厚朴实,他们乐于助人,他们勇于奋斗。
春风拂面,万象更新。生产队解体了,全村人们都分到了集体的物资和牛具,根据上级的政策,施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家纷纷响应画沟地为界,丈量土地,按照长乘以宽再乘以进率0.0015亩,既可以得出亩数,几个人再乘以几,就可以了。当然老会计们办法多,用步数测量很快就会得出精准的结果。
父母很幸运的分得了一份薄田。按当时情况,我们组里,每人可以平均分得一亩半地的责任田。他们精心打理,苦心经营。深耕细靶。细心劳作。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父母在田间地头,总有干不完的活,吃饭不及时,到家晚饭后。他们还有一个老理:中午饭,十二点半,晚上饭,半夜鸡叫二更半。说来也巧,那个时候,一到晚饭过后,就能听到村里公鸡打鸣的声音。
我和弟弟饿了,想到父母还在地里干活,还没有回来,感觉大人们很是辛苦,我们哥俩总想替替他们,减轻一些劳动压力,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和我的弟弟,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才有了我主动和面贴饼子,弟弟烧火做饭第一次的人生经历。
母亲说:勤快的鸟儿有虫吃。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一年夏天,放了暑假,我和四表哥汤仁良相约,去南阳工地上帮工,体验生活。一天下来,累的胳膊疼,手腕也肿了。工头姓梁,和善好交,是个本地人。笑着不无心疼的劝我:回家去吧。好好上学。我不好意思怯怯的说:梁工,没事的。我能行!我们有在南阳的远方亲戚,隔三差五的来工地看表哥和我,问寒问暖,问帮工这个活怎么样?累不累?实在不行就回去。我笑着说:能行!我能干!
我的母亲,是个刚强的女性。因为姊妹多,没有进过学校门。但是,母亲看见的农活,针线活,没有不会的。包括农村刚刚时兴的缝纫机,母亲专心致志的学,一直到学会,可以灵活掌握缝纫衣服的技术。还有那待客做菜烹饪的手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着实让人们胃口大开吃了还想吃。母亲是个多面手,会使唤牛耕地,牛耙地,后来有了手扶拖拉机,也跃跃欲试,勇气精神不减当年。
当时新时兴下来的自行车,很多人都不会骑。小孩子们学,我的母亲也要跟着学。我们套着腿,骑着骑着,摔了下来,我们会再次起来,继续学着骑。熟练的时候,我们会很大胆的横跨在大梁上,骑得满头大汗,半天下来,屁股沟磨得火辣辣的疼。
我的母亲,虽然到了中年,胳膊腿的都有些僵硬,不太灵便。但是,大人个子高,有优势。她天天坚持练习,她可以一下子坐在自行车的坐上,掌握好平衡后,胳膊用力,双手握好车把,匀速前行。用她的话说“没有熏不黑的灶火”,只要坚持下去,总有学会的那一天。
有一年,天下大雨,一连下了几天连阴雨,只下得沟满河平。雨停了,太阳出来火辣辣的晒着大地,农村的土路,两三天的时间,可以骑着自行车行走。那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在我家的门前面大路上,我的母亲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晃晃悠悠,从东往西,再从西往东骑,学习的最高境界就是进行无数次的练习,再练习。
我的用心苦学的母亲,在学骑自行车的过程中,手眼的配合,左脚右脚的配合,手眼脚的配合和对路况的判断,对道路的选择以及拐弯的角度的把握,慢慢的能够运用自如,从而得意的蹬着,心里想着下次上街,就可以骑着自行车赶集买菜了。但是,正当她准备下车休息休息时,她竟然忘记了使用车闸,直直的掌握着车把方向,一下子骑到了半人深的水沟里,弄湿了头发和全身的衣服。
我们心疼得不得了,赶紧拉起了在水里的妈妈。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母亲,凭着过人的毅力,坚强的韧性和永不服输的精神。终于,学会了这门技术,驾驭了便捷的交通工具。
我第一次利用假期来帮小工,体验生活的。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外出锻炼自己,所以印象特别深刻。那个时候,电话少,大多使用的座机电话。远方亲戚来看我,原来是母亲想我了。怕我身单力薄,受不了这建筑上帮小工的活,想让我回去。三天,五天,一个礼拜,倔强的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我坚信:别人能干的事儿,我一定也能干。同样都是一个人,我为什么会不行!有志者事竟成。靠着这样的信念和毅力,一直伴随着我长大成人。
第二次出门,是跟随着孙营汤仁阁表哥,去平顶山做工。那一次,也是我的母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和行李,看着我坐上汽车,她才迅速的转过身,头不回的骑上自行车一直到了家。
平顶山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风景宜人。我们一行数人进入了一个叫做【安培中心】的七层大楼,在这里学到了水电安装系统工程。再次出门的时候,我的母亲亲自到了安阳,着急的催促我回家定下婚事。母亲又送我坐上去安阳的列车,一路顺风。在这里和亲戚们一起,见到了工程老板李保安,也见证了安阳钢铁不一样的五彩生活。人生磨炼,喜结良缘。来年有子,从教家安。父母教诲,感恩百年。
在炎热的暑假里,我到了北京房山区,那是侯集镇上一个姓侯的大老板。为人厚道,他承包了房山区梅花桩的一处工程项目。那一次,也是我的母亲送我出去坐车的。我锻炼了一段时间,基本上掌握了钢筋工的,从看图加工到整体布局的技术要领。工程完毕,我返回老家,在南阳帮着一个太平观同宗同族的名叫林松的老板,从事钢筋加工绑定工作。
刻骨铭心的第四次外出,是跟随着刺柏树赵庄杨有刚二表哥,我们一行几十人去了古城西安。这一次,是母亲和我的妻子一起送我的,母亲骑自行车带着行李,我骑自行车带着妻子。送我到团结口坐上了客车。到了西岭村,距离老烟庄不远一个丘陵地带种满果树的地方 。
孩子出生压力逐渐大起来,在湖北南湖岸边,真正的鱼米之乡,一日三餐,顿顿离不开这里的特产,鲜鱼的做法也是独具一格。当时是大余营余修艮哥跑的在线专车,到西头接了我们五六人,在邓州市车站。下车,到了余慎阁大叔家,见到了多年的老同学余天贵。虽日久未面,见面异常亲切,热情款待,这就是余家人的传统美德。踏上湖北的专列,到了湖北,见到了王队长,毛庆明老板。王队长瘦瘦的,毛老板挺富态,待人很热情,很会沟通工作,我们很喜欢。尽管工作很辛苦。但是心情很愉快。
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眼看着孩子长大,我和妻子商量外出谋生,以后有个好发展,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基础。在校和余慎绪校长做了简单的辞行,算作一个礼节性的告别。二十年过去了,对于当初的理解和劝慰,至今感激不尽。
大年初三,经有合三表哥的介绍,我就到了河北一家钢铁,找到了我外出第一家钢铁公司。不料想半夜却被司机丢在高速路口,我们一行五人摸着黑,背着行李,步行走到了定州火车站,累的腰酸腿疼,感觉被坑了一样。到了霸州,坐上了三轮车,一路颠簸,到了公司。分配到带钢厂,从事精轧岗位的工作。这一年,也就是2004年,闰二月,二月初二,我们迎来了第二个宝宝,我们全家欣喜若狂。
有责任就有压力。有压力就有动力。这一年里,千斤重担,两个男娃迫使我努力加班,拼命挣钱;俭省节约,从不奢侈。到了年底,我惊喜的发现,我挣得毕生第一桶金,比往年的收入翻了几番,我的五舅杨万顺说,你今年毛钱超过万元。我清楚的记得,春节回家,我自豪的看望了,我的父母亲家人和我第一次见面的娃娃。
出门在外风风雨雨,打拼了十五年,经历过无数的坎坷和心酸。大家都知道,出门三里就是外乡人,难免会受到刁难和恐吓。我的母亲总是鼓励我:敬人尺,回人丈。出门学着点,要会来事,做人要诚实,好好干工作。也是我际遇好,运气好,吉星高照,让我遇到的都是对我关心对我好的兄弟姐妹。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当轻轻念起这首诗的时候,我就会想到我那勤劳的母亲,想到母亲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无私的爱。从小到大,我们姊妹三人,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中学会自立自强。每当想起当年母亲的付出和艰辛,我心里充满了羞愧和难当。
我的前半生,在母亲的关怀下安逸度过。从小教育我,长大鼓励我,为我借钱娶媳妇,为我伺候月子人。常言说: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这三十年的心酸,这三十年的等待,总算是有了结果,有了希望。她看到了后辈人, 看到了稚嫩顽皮的“须屡根”,欣喜之情,爱孙之心,情不自禁,倾注了无尽的耐心。
孩子出生三天,请孩子娘婶族奶,前来吃面给孩子压灾,孩子无恙,大人健康,皆大欢喜。孩子十二天时,孩子嘶哇乱叫,突然生病不吃不喝,是母亲一马当先,我听到祖母的催促,我和着急的母亲,请着同组的袁德建六婶,一起请来了民间的神医,神医看过,对我母亲说:这个小命,我不敢保。
母亲听到神医的话,心里没底了,吃惊的母亲腿一软,险些栽倒,央求着尽快拿出最佳方案,进行治疗。经过三天三夜的紧急救治,症状减轻,治疗了一周时间,神医将孩子从险到命官的小生命,硬是给拉了回来。孩子得救了,全家欢喜。看着孩子愉快的吃着母乳,看着母子俩逗笑开心的样子,我的母亲,那疲倦的脸上,也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母爱无边,犹如那浩瀚的大海,浸润着绿水青山;母爱无私,犹如那一艘航船,引导着我们走向成功的彼岸。母爱是伟大的。是世界上唯一不求回报,只知道辛勤付出的关爱。母亲是辛苦的,把最好的东西总是留给我们,自己总是舍不得这个,也舍不得那个,细细想想,也是难为了她们,辛苦了一辈子,勤俭了一辈子,她们是真的舍不得:我们姊妹三人,隔三差五,给买衣服穿,夏天夏装,秋天秋装,过年了新衣。她们会这些藏在各自的箱子里,真诚的珍藏,那是一份爱,那也是孩子们的一份孝心啊。
伴随着时光的流逝,在母爱的长河里,总会带给我鼓励赐予我无尽的力量。
二宝宝出生,我当年在河北廊坊,是我的母亲和妻子一起,侍奉照顾着这个小家。母亲和妻子睡着一起,呵护着这个还没有见过父亲的娃。春节我回到了家,小家伙盯着我一个劲儿的看,似曾相识的感觉很是亲切。春节过后,我们和母亲商量着,把孩子留下,让孩子吃奶粉,健康长大。
第二年,我的侄女丹桂出生了。母亲因为有了孙女而兴奋不已。母亲一面下地做农活,一面还要照顾家里小孩和孙女们娘俩的生活,小娃爱哭爱闹,留着和这个小妹妹玩儿,姊妹俩还要折腾着淘气,以至于他这个小妹不停的叫他:“三哥、三哥。”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们夫妻二人,下决心去了廊坊。工作之中,有烦恼也有喜悦,有忧愁也有悲伤。思念之中,我和妻子,常常在半夜里,仿佛听见宝宝在嘶哑的哭闹。四年的生活,我们夫妻同心,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带着大孩子来这里进行学业,老家里留下了我的父母和尚不懂事的小娃。四年的时间,一千多公里的距离,成为我们相思之苦,这个思念之痛,似乎就是一道银河,隔离了我们之间的联络。
儿在天涯,娘在家乡。终于和家人团聚了。母亲看着我们,开心的笑了。只是那个小娃,怯生生的躲在门的一角,我高兴的叫他,他一直打量面前的陌生人,满脸狐疑。他的哥哥亲热的拉着他,给他介绍我是他的亲爹。那种陌生的眼神,那种上下审视的神态,甚至感觉这个亲情是否存在,心酸的泪眼眶里打转,我的心却在滴血。母亲做好了饭菜,喜笑颜开的给我们解了和。岁月染白发,时光催人老。母亲的双鬓,不知不觉增添银丝多条。母亲为了下一代,辛辛苦苦费心操劳,细心照料着“须屡根”,从来却没有一声怨言一句啰嗦。
春露秋霜,寒来暑往。朝思暮想,泪眼迷茫。为人子女,行孝当前。如今社会飞速发展,生存压力确实空前。一想发展引导孩子,二想尽孝陪伴父母,做人真是为难,自古忠孝难两全,天下谁能顾及,请告诉我秘诀答案。
时光时光你慢些溜走,让我在打拼的年代努力奋斗。这上有老下有小青黄不接的年纪,看看肩上的担子,想想父母的年迈。只盼望二老多保重身体,平安健康。等我完成好人生计划,就回来陪伴在你们身边。远在天边的游子啊,每当想起家中白发苍苍的老爹老娘,这事业和前途、责任与担当……你让我如何兼顾情何以堪?
附本文作者的母亲杨名申女士照片:

个人简介:余修生,男,70后,汉族,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大余营人。曾致力于写作二十余年,以散文、诗词,中篇报道,纪实文学,家乡史记为主。始终热爱家乡,感恩父母,挖掘村史,铭记家史,砥砺前行,牢记使命。用敬畏之心,敬重语言文学,用文字诉说生活,用善心真情,描绘原本的生活。倾力挖掘民间原汁原味的素材,书写地地道道的本土文化和乡土气息,热情赞美讴歌人民发展福祉,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多次在河北一家大型企业,内部报刊上发表作品,特约通讯员。有多篇作品发表于《作家》《当代文艺家》《涅阳文学》《世界经典文学荟萃》等特刊专栏上《岁月情深》已经完稿,编审当中。《史记–大余营失寨系列传》上部已近截稿。《史记–大余营失寨系列传》中部正进行中。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 主 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裴雪杰小 微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i88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涅阳文学】余修生:女儿情怀
【涅阳文学】余修生:我的老家大余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