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吴亦凡的623天,又丧又怂的北大才女李雪琴火了

李雪琴又火了。她上一次走红,还是因为攀上了吴亦凡的“流量快车”。而这一次,是因为脱口秀。之前大家印象中的李雪琴,操着一嘴东北话,形象“邋遢”,还不小心成了追星锦鲤。而如今,因为松弛有度,通篇爆梗的表演,她成了大家追捧的北大才女。她就像盲盒,打开的那一瞬间让人惊喜,原来,狗屁人生还能这样活。她是北大学霸,但只想当个废物;她是纽约大学的研究生,但最后回到了铁岭;她曾因抑郁症自杀,但选择了做喜剧;她矛盾却通透,大白话的段子里皆是生活。李雪琴,刚张嘴就赢了李雪琴,原名李雪阳,她在北大的时候有个笔名叫“破琴”。她觉得把两个名字结合在一起,挺符合她的气质,于是改名为“李雪琴”。有时候对一个人有好感不需要理由,就像李雪琴。她没有任何脱口秀的经验,却能在一群脱口秀“老人”前游刃有余。她就像没有打磨过的珍珠,即使在夜里也能散发光亮。她的脸圆圆的,一口东北话,加上又怂又丧的天生喜感,往台上一站,手往话筒架一搭,一张嘴就让人想笑了。刚上场的第一句“这么安静啊?”就让全场瞬间炸了。她说她只是个半路出家的脱口秀“新生”,只要站在舞台上,就紧张得浑身发抖。但李诞却称她天赋异禀,大张伟说她能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她烫坏老板的车但没被要求赔偿,即使到了半夜三更,还会受到老板的电话和微信轰炸,思来想去,答案出来了:“想我。”当今职场,996甚至007,员工24小时全程待命,似乎成了敏感话题。但经她这么一说,反倒成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了,所有人都咧开了嘴笑。她说她妈为了让她回老家,对她说:“宇宙是有尽头的,生命的起点就是终点。”过后的每天,无论李雪琴失恋、失业、掉粉……她妈妈都让她回铁岭。李雪琴说:“在我妈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这一句黑色幽默成了她全场的高光时刻。“有些人还嘲笑我,说铁岭没有地铁…北京是有地铁的,破地铁有啥自豪的,大环线上下班,左一圈又一圈,日复一日圈复一圈。”“宇宙都有尽头,北京地铁没有。”这话一听,全场都笑傻了,是翻白眼的苦笑。挤过地铁的人都知道,北京地铁没有尽头,就像社畜的生活没有尽头一样。就像李雪琴说的,我爱北京,可我连个备胎都算不上。脱口秀大会结束了,李雪琴也出圈了。大家都喜欢上这个宝藏女孩了,但她仍会想起那段时间的阴霾。她将大家对批评她的回应,都写在了主题“遗憾”的段子里。“很多人觉得,他们的梦想,只有在北京才能实现,我想问,你的梦想是举办奥运会吗?”“我的梦想在铁岭就能实现,我想要锅包肉、熏鸡架、铁锅炖大鹅。所以,你们不要为我感到遗憾了,你有你的选择,我选择王建国。”人活一世不应该被所谓的标签框住,当网红的北大学霸李雪琴也不掉价。我快乐吗?我装的李雪琴成为网红,对她来说是个意外,很多人也不解。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空旷的背景、粗糙的制作和不怎么好看的主角会走红。但其实让她真正成为网红的,除了东北人天生的幽默,还有她的早熟、敏感以及痛苦。在荒诞的喜感下,无厘头的话里包裹着沉重的悲剧。李雪琴出生在沈阳铁岭,就是那个赵本山在小品里,说的“比较大的城市”。在她初三那年,父母离婚了,诺大的房子里,只有她和妈妈。那时妈妈的情绪很不好,她成了妈妈的唯一发泄处。她写完作业,看个电视也会被骂。但是她还是得忍住委屈,把妈妈哄好。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哭过,每天上学,在外边哭,哭完了再回家安抚妈妈。她总是将自己的诅丧与难过藏在心里,假装过的很开心。为了不让周围的人说闲话,“你看,离个婚都耽误孩子了。”于是她暗示自己不能倒,必须考第一。后来,她考上了辽宁最好的中学,甚至通过自主招生考上了北大。可那个带着学霸光环的别人家的孩子,并不快乐。大三下学期,她患上了抑郁症。“晚上一闭眼睛我就心悸,心慌,手脚冰凉,必须把自己熬到最困才敢睡,有时要强迫自己晕过去,不然我就会一夜一夜地噩梦。”甚至会有仪式感地在家表演式自杀。她去了北大的心理中心,还坚持让老师不要告诉她的家人,她怕妈妈会崩溃。可那老师根本就没想着治好她,只想看住她,别闹出事儿,还将事情告诉了学院老师,学院老师又通知了家人和朋友。她直言,那是她对北大最失望的一次。更荒唐的是以下的对话:“你大几呢。”“大四。”“能不能正常毕业呢。”“能。”“那你还抑郁什么呢?”第一次求救,这就是结果。后来,李雪琴去了纽约大学读研。虚伪的精英圈,异乡打拼的压力,那时的她走在大街上,只觉得一阵空虚。阴天,高楼林立的街边,来往的人群整日都匆匆忙忙,好像没有人属于纽约,包括她。她的抑郁症又加重了。没多久,她休学回国与同学创业。可思想理念的不同,让她很不适应,于是她选择当逃兵,退出公司了。有一次她崩溃到了极点,用了最能宣泄的方式解压:她拿起了水果刀划开了手腕,血,一下子就涌出来了。一个小时之后,她包扎好伤口,又重新开始工作。还发朋友圈调侃自己:“我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加班时间自杀,没死成。”喜剧的内核即悲剧,她将自己的痛苦撕碎写进了段子,逗笑了别人,还差点以为自己笑了。我不快乐,但我想带给别人快乐当初李雪琴火了,网友说她“炒作”“蹭流量”“北大毕业的出来不找正经工作,拍搞笑视频,简直是浪费国家资源。”“为了钱学霸变网红,真是堕落!”……总之就是没一句好话。但当时走在路边的李雪琴,只是突然想和一个人分享,“清华的大门,很白”。这个人就是吴亦凡。因为她羡慕他的纯粹与可爱。那是她从来就没有过的。李雪琴曾受邀为美团的员工做分享,临走前,师姐喊住她对她说:“我真实地看到愁云惨淡的同事,在听你半小时的分享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意识到,原来让别人开心,也可以取悦自己,哪怕只有短短两分钟。她说,人真正的快乐还是要靠物质满足,但能让人短暂拥有几分钟的快乐,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而这种方式,也在无形中满足了自己的内心。所以不管外界的声音,她依旧坚持拍摄短视频,不输出观点仅分享生活,这成了她不能那么痛苦的方式,而评论里的“哈哈哈哈哈”,更是坚定了她的目标。韭菜馅的饺子,沈阳的烤串,躺倒在床做梦的废物……她用生活的鸡零狗碎,告诉你,做人嘛,开心就好。撕掉虚伪才能感受真实的生活。她总是揭开生活的真面目,却又让感受到积极向上的能量:虽然很无奈,但生活还得继续呀。明明自己很痛苦,却总想带给别人欢乐,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矛盾。也许在她的学历面前,她的视频是“低俗”的。但就是这些不那么深邃的视频,给人带去了最直接的快乐。对于不快乐的她来说,这就够了。做自己,人间值得其实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的“李雪琴”,他们迷茫过,整日混沌过活,还想过放弃,高喊着“人间不值得”。他们游走在世间,不断地被追逐,被碾压,即使累倒在地,也不见得有收获。那换个方式生活呢?虽然奋斗没有错,但做个“废物”也没错,只要做自己,就算是两分钟的快乐也足够了。最后送给大家一段话:“很多人说我不喜欢李雪琴啥的,我看完挺伤心的,然后我也自我反思很很多;所以借此机会,我还想对那些不喜欢我的人说一句:我也不喜欢你!”让自己快乐很难,所以何必为外人所苦恼?相逢恨晚,『星标』长情喜欢李雪琴的,来这里集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