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万泉:推到尽头的碾道

推到尽头的碾道文/金万泉
说起老家的碾道,总会让人想到那艰难岁月的农人们,在碾道里推着碾子一圈一圈地滚动和啪啪拍着萝子筛面的画面。
我家住在老堡里,堡子虽不大,但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连最原始的石具碾子都有。过去,人们没有电,更没有机器,一日三餐的食材只有经过石碾子的加工,才会变成饭桌上的小米粥,黄糕和白面馒头。
在小村的西头,路南地方有一个碾道,我们当地人叫碾房叫碾道。门口迎北,说是门口可没有门,只是碾道东边有一堵用石头垒起的墙,靠墙用石板铺成可以供人们用箩子筛面的工作台,西边两个碾盘并排着供人们推磨。碾房有二间打通的房子那么大,土木结构。用石头和黄土泥巴垒起墙。一盘的碌碡大且面上凿有花纹,一盘的碌碡小而面上光洁。碾道上铺垫着平整的石块,被人们脚下的鞋底打磨的光溜溜的,但石缝间总不免有尘土和细面飞扬。
在没有电的那年月,推碾是农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家户户都需要碾米磨面,碾道总是那么异常繁忙。好在我们生产队后来安了一台用三匹骡子拉的大碾盘,各家的谷子不用上小碾碾米了。打我记事起,村里有了柴油机,磨面机。但柴油机经常出故障。我村人们就得走十几里的路,去附近通上电的地方磨面。由于推磨不方便,荞麦、麦子还得用碾子碾压,簸箕簸,筛子萝面如此循环反复。
特别是每到年跟时,碾子最忙,必须头天晚上或早上五更得去占碾子。所谓的占碾子无非是用一把笤帚放在碾盘上,或放一点糠皮类东西,表示已经有人提前占下了碾子,后来的人也就自觉排队等碾子了。有时正赶上邻居快碾完,排队等候的人们也会串忙帮助推碾,箩面。
我更多是见到我爹推着主碾杆,我娘一只手推着付碾杆,另一只手拿着笤帚扫碾盘上的荞麦,碾杆不时发出“吱纽,吱纽”的声音,合拍着我爹娘推碾子沉重的脚步声,在碾道上奏起一曲二重唱。
那时,有条件的人也会从生产队里借上毛驴来拉碾,拉碾都要找一块厚布给毛驴蒙上眼睛,但为啥要给毛驴蒙上眼睛,我问大人们那是为啥,有说蒙上眼睛,是怕驴转晕。有说是怕驴偷吃东西吧。反正,都说的在理。后来,我猜想有一问成语叫“磨坊的毛驴一一听喝”来解释最恰当。驴人们也叫它蠢驴,蒙上眼不就能最听话吧!不然,驴是不会往前走的。
记得我还是很小时,我娘一边用后背后退式吃力地推着碾杆,眼瞅着碾盘,一只手拿着用黍穰作的笤帚,在碾碾盘上顺着碌碡轧出来的粮食往里扫,而我却趁着这档儿,跑过去用双手象抓单杠似的,吊着碾杆享受着空中荡秋千的快乐。
碾道是堡里最热闹的地方,过路的人们,经常站在碾道旁歇上几分钟,搭讪两句闲话。
碾道也是人们交流情感传递信息的地方,各种轶闻趣事都可以在这里传到每个人的耳朵。
碾道也是我们孩子们玩纸牌、捉迷藏的好去处。那时,星期天,我们这些七大八小的孩子们,聚在一起经常来碾道玩捉迷藏,藏迷的人会在同伴的手势比划下,与寻迷的人围转着碾盘玩转圈圈。每次玩的是热热闹闹,尽欢而散。
每到过年贴对联时,大人们还有专人经管着给碾道贴对联。在石碾盘上或碾杆上贴上一些“福”字或“年年有余”等字样。可见其人们对碾子的敬重和厚爱。
小时候我一边和我娘一圈又一圈地推着碾子,总感到这碾盘咋造物给做成圆的,我们转来转去,多会能转到尽头!
岁月荏苒,时光如梭。进入八十年代初期,改革的春风吹进了农村的千家万户。我村通上电,村里购进电动磨面机碾米机。推碾的活终于到了尽头。
碾道在夏季炎炎的中午或下雨天,变成了羊倌回村休息的地方。羊来了,自然会跟着一二只牧羊狗,狗一来,便跷起一条狗腿,在碾盘身上画地图,似乎是想标个到此一游的记念。
碾道究竞有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楚。但我村在宋辽(金)时期经常驻军安营扎寨,想必在那时是为了军需而诞生的吧!
碾轮滚滚,岁月悠悠。当年那圆圆的碾道,总是让我魂牵梦绕,耳畔仿佛响起推碾的声音。如今延续了几百年的石碾盘完成了历史使命,它经历过沉重的历史,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现在的年轻人,从小吃穿不愁,不知道好日子怎么来的。说起一些老物件来年轻人都好象在听说着遥远的故事似的。时下,我们有必要让年轻一代人知道这些老物件,了解过去,珍惜当下。
前几天,我看到碾道的屋顶已坍塌了,碾杆和碌碡框也残存不全,只有那冷清清的碌碡静静地躺在碾盘上,懒懒地一动不动地睡起觉来,仿佛默默地述说着它的古老与沧桑。更似乎在祝福着现代生活的人们是多么地轻松幸福,告诉你这都是托祖国富强繁荣地福!
作者简介:金万泉,网名,晶莹的露珠,蔚县柏树乡永宁寨村,1964年生,中共党员,农民北漂,曾在乡政府从事过文字和财务工作,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聘为特约听评员,连续六年获奖,在多家电台和报刊杂志发表过评论、散文和新闻稿件。多年停笔,去年六月后,偶有小作发表在“雪绒花”和“一起漫看云卷云舒”网刊上。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海峰|曹 森|史玉凤|修翠云|闫宪|赵明远|刘少均|周绍明|董呆呆|王胜|王路梅|海礁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