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珠:没有了你,我和谁一起过生日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没有了你,我和谁一起过生日
文/马龙珠
又是十月十了,可没有了父亲,今年,我该和谁一起过生日?40余年来,每年的这个日子,都是我热切盼望的“盛世”——因为这是我和爹共同的生日,是上天刻意安排的巧合,是我们爷俩最快乐的节日,也是令亲朋挚友眼热羡慕的好时光。小时候,每到这个日子,奶奶总会早早地起床,乐呵呵地张罗着煮几个鸡蛋,包一顿饺子给我们“咬生儿”,并眉开眼笑着说:“今儿日子真好,是我儿的生儿,也是我孙女的生儿。”并打了一沓纸钱,让爹领着我去给早逝的母亲上坟,纸钱点着,鞭炮引燃,爹便会一脸凝重地告诉我:“娃,你的生日,是你妈的难日,不容易啊!当年你妈生你时,天也是这样冷,你的小嘴唇都给冻乌了呢!”。后来,去异乡求学,每到这个日子,我会定时收到爹的家书,那工整隽永的淡蓝色字体,至今我仍历历在目“龙珠,我儿:在外求学,当深念机会的不易,一定要刻苦,吃饱穿暖,好好学习……家里一切安好,勿念。见字如面,父笔。”及至中专毕业,上班出嫁,无论再忙,我总会在这一天赶回去,换着样儿地买了最可心的礼物——一件棉袄,一套茶具,一个唱戏机或是几袋茶叶几包烟……几乎每次,爹都会嗔怪我“胡花那些钱干啥?我老了,衣裳多得穿不完。你也是一家老小的,也要过日子……”但是脸上,分明却洋溢着满意的笑。有几次,爹还嘱咐我弟媳事先为我买了大小胖瘦正合适的保暖裤,牛仔裤。待我问时,弟媳告诉我“这是爹前几天都嘱咐我,特意给你过生儿买的,说天冷了,你姐膝盖疼,专门买那种加厚带护膝的。”那时候的十月十,也便成了家庭的大联欢,两个弟弟争相安排饭食,儿孙们围坐在一起吃喝海侃,谈各个小家的近况,谈小辈们的学习,谈我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爹会不停地给我夹菜,并喃喃地说:“今天也是你姐的生儿呢,咱爷俩一天的生儿!”他也会放开了酒量,美美地喝上几蛊,从不辞杯,及至满面红光,微微醉醺,老顽童似地和孙儿们逗上几句玩笑,还不忘一一嘱托我姐弟一番“娃们啊,今天是我一年中最高兴的一天。能从当年你们姊妹仨不足一三五岁,我都担心养不活,怕混成拉棍要饭,到现在能立住脚跟,过成三家人家,还添了这六个孙辈的小将,你爹也知足了。你们姊妹不管干啥,都要硬硬正正的,做生意的实诚守信,上班的也要尽职尽责。对得起咱的良心。龙珠,你在冯家也要孝敬那边的公婆……”仍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爹在重病中,两脚已不能走路,仅靠轮椅支撑。我特地做了蛋糕,赶回家去。弟弟用轮椅把他推到餐桌前。《生日快乐》音乐响起,侄儿们随着音乐载歌载舞,我们爷俩都被戴上生日皇冠,侄儿调皮地说:“瞅,我爷也过生日,我姑也过生日,我们家两个寿星呢……”一句话引得全家笑声一片。我搀挽着爹的胳膊,紧紧依偎着他,让弟弟给我们拍照。那时我想,四十几岁的人了,还能在父亲身边撒娇,还能和父亲一起过生日,我当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就这样想着,笑着,爹也露出了久违的笑意。“要是年年都能这样,和爹一起过生日该有多好啊!”不知怎地,我竟十分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继而望着父亲的轮椅,抚着他的白发和皱纹,又不觉伤感而潸然泪下了,一时间,父亲的脸也变得凄然起来,低着头用手指木然地抖着手里的烟灰……谁知竟一语成谶,今年夏初,爹终没熬过可恶的病魔,撇下我们,独自去了那个阴阳相隔的世界。没有等到今年的十月十,没有等到我们共同的生日……几个月来,我不敢触碰他的遗物,不敢踏上回乡的路,不敢看到街头父女相携而走的画面,不敢听关于《父亲》的音乐,甚至一听到“父亲”“爹”这样的字眼,就会触痛我敏感的神经而毫无来由地头疼欲裂起来。是的,一切都回不去了,我成了这个世界上失血的孤儿。想他的时侯,来到父亲的旧宅小屋,来到他那一堆黄土的新家,千呼万唤,声嘶力竭,然回答我的,只有紧闭的铁门和坟上飘动的灵幡……想他的时候,只在深夜打开手机,让祁隆的《老父亲》一遍遍播放循环,一张张翻看父亲留下的照片……想他的时候,我会咬一咬嘴唇,忍住将要溢出眼眶的泪,咽回关于他生前那点点滴滴的画面,并责恨自己当初为何不能照顾得更为周全……十月十了,爹,你在那边也要为自己准备一桌好饭,并邀上我那早去的爷奶、母亲,你们好好地叙叙,团圆团圆。十月十了,爹,你在那边要注意添衣,注意冷暖,给你随身带去的衣服,你要适时增减……十月十了,爹,儿已四十不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全家,请您不要挂牵……

作者简介:马龙珠,镇平县作协会员。生于1978年,石佛寺人。曾任教于枣园镇,现就职于王岗乡中心校。一位虔诚的文学爱好者,偶写诗歌散文以自娱遣怀,或与文友共飨。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马龙珠:口是一道法门(小说)
马龙珠:活着
马龙珠:作协,请让我爱你
马龙珠:盛世欢歌迎华诞 吟诵笙箫庆中秋——镇平县作家协会成功举办2020年中秋诗会
马龙珠:干杯!最美的遇见
马龙珠:荷花园(古风七首)
马龙珠: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我成了一名失血的孤儿
马龙珠:端午,是一枚深深的胎记
马龙珠:站在光阴的深处,回望(组诗)
马龙珠:父亲的教育
马龙珠:不是所有的渡口, 都能摆渡情深缘浅的激流(组诗)
马龙珠:母亲节,致我的母亲们
马龙珠:一场雨,飘入零乱的思绪
马龙珠:戏说美女
马龙珠:两条小鱼儿的快乐
马龙珠:盼春归(组诗)
马龙珠:难忘,那次温柔的惩罚
马龙珠:爷爷奶奶的爱情
马龙珠:这个春节,我们在家里隐居(一)
马龙珠:这个春节,我们在家里隐居(二)
马龙珠:外婆的赵河湾,外婆的平地山
马龙珠:感谢灵魂最美的相遇
马龙珠:婆婆的饺子
马龙珠:寒夜,我梦见了爷奶的味道
马龙珠:写给秋天(组诗)
马龙珠:秋日絮语(组诗)
马龙珠:我爱你,中国(征文)
马龙珠:楼下,那群快乐的公鸡
马龙珠:犹记初为人师时
马龙珠:听雨四季(组诗)
马龙珠:人生是一地庄稼
马龙珠:亲情的纽扣(组诗)
马龙珠:石榴,是五月最美的新娘
马龙珠:五月麦田的守望(组诗)
马龙珠:你是四月里的一片海
马龙珠:我们要做镇平教育的映山红
马龙珠:二月的春光
马龙珠:悠远的青苔
马龙珠:也说狗的事
马龙珠:十月十,是爹和我的生日
马龙珠:山上,那一片燃烧的惊艳
来稿须知:
1、此平台为县级以上纸媒、公众平台的选稿平台;2、要求作者所发文章为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3、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4、合作自媒体平台:《镇平百事通》《镇平在线》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u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