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寄赵斗兰赵占英母子(王剑利)

痛,在有良心的国人心上
——遥寄赵斗兰赵占英母子
(长安)王剑利
十几亿的国人
能知道并牢记着赵斗兰赵占英的
可能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不到
这是国人的悲哀民族的耻辱国家的不幸
赵斗兰刚刚去世
就在春天的美景刚刚要展现在她面前的时候
九十岁的她在家孑然一人生活了数十年
直到瞑目也没有听到他唯一儿子的一声“娘”
赵占英
生于六三年
八四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悲惨阵亡
葬在了距离老家并不遥远的异乡
母亲在这方——云南嵩明
儿子在那方——中越边境麻栗坡上
母亲含辛茹苦攒了二十年的路费
零四年才来到了儿子的身旁
母亲紧紧偎依的不是盼了二十年的儿子脸庞
而是萋萋衰草萦绕的坟堆和那冰凉的墓碑
听到的是陪同人泣不成声的安慰
还有“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的抱怨和呼唤
儿子等了妈妈二十年
他可知道妈妈七千多个日子通夜难眠
泪水浇湿了多少衣衫
妈妈绞心疼痛多想早一天来到他的身边
儿子
是贫穷困缩着娘,
只能把思念和痛伤付诸心上
娘对不往你儿呀
娘,
儿没有机会招答你养育之恩
把自己的生今献给了祖国边防
如今还把身体和魂灵寄托在了远方
母子的对话仿佛就在耳畔
但是贫穷二字也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身上
太多的疑句充溢了我的心房
为什么一位老娘看望儿子要熬二十年的时光
有谁不替这位老娘扼腕叹息
有谁不为这位老娘身旁的人感到痛楚
国人是有良心的
就让我们一起为这位老人祈福母子相伴不再各自一方
在烈士鲜血染红的旗帜上
还应该记录下更多的人受到的心灵创伤
烈士和他们的家人都是国家的脊梁
唯有此人民才有信仰民族才有希望国家才有力量.
痛定思痛
我们的情改该付诸何方
我们该记住谁
人民的功巨共和国的烈士还有他们的大后方
二〇一八年三月九日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王剑利:小学语文教师,长安作协会员。偶有诗作,以抒情怀,愉悦自己,与友分享。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京兆文学是一个有品位的平台,因为小编是一个双子男,说能上就能上,说不行就不行。不是什么口水文章,口水诗篇都能发的。只看文字,不看姓名。文章不好,就是署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都不行,文章好,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都能上平台。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多投有风险,投前需谨慎
坚决支持原创,打击一稿多投
其他公众号转载,需本公众号授权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文章发表后7天为结算期,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