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这么久,你还记得当初来的意义吗?

来时候的梦想、执着,被越来越强的漂泊感和精打细算还是过不好的日子磨得什么都不是了。昨天,微博职场短片《北漂的日子》上了热搜。镜头在车辆拥堵的街道、人头攒动的地铁和夜幕下一辆接一辆公交的切换后,落在一个北漂青年身上。他忙了一天,回到租来的房子里,趟在半张床上,右手把手机举到视线的位置,倚靠在没叠的被子上,对镜头说:八百一十块钱就是这半边床,看到了吧?这是分割线,他睡他的,我睡我的,互不干涉。床上还有一个男的,是他的合租伙伴。
四间房、住八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他说着,长出了一口气。这代表了一大半北漂青年的生存现状。
北京的地铁很挤。他说,有同学来北京找他玩,坐地铁时会告诉朋友,扶梯要站右边。朋友问为什么,他说,这样左边的人能过去。为什么?因为那些人很急。急着往上爬。
这里机会多,百度、网易、新浪、腾讯,互联网巨头都在这里。有人特意来参观,定位、发朋友圈。有什么用呢?想想,确实没什么用。起码和大多数人没有关系,除了感叹一声:哇,楼好大!
也许真的很累,谈话中他时刻流露着难以掩饰的疲惫和无奈。他说,一年的北漂生活磨得我都不知道当初来了是为啥了。在《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中,包贝尔带包文倩重回了2人北漂时的辛酸过往。
包贝尔说:我要带你去北京最高的楼吃饭!
摘眼罩、上楼、推开门,包文倩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简陋的家具,斑驳的墙壁,因为惊讶张开的嘴还没有合上,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原来,这里是她和包贝尔14年前刚刚毕业租下的小房子。只5五平米,6楼,没电梯,不能洗澡。
包贝尔很用心,尽量恢复了它以前的样子。墙上挂满了俩人北漂时的照片。他说,每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
进了卧室,包贝尔打开折叠桌放到床上,端来了煮好的一锅泡面。俩人坐在床上,吃着泡面,包贝尔问:这屋带劲么?
包文倩的情绪难以平复,哭着问:我好不好啊?你那么没钱,我都跟你在一起。
这个房间夏天满地蟑螂,需要用手清理。冬天没有暖气,睡觉要在被子上再盖上军大衣。洗澡只能下楼。想起这些,包文婧哭着说:“你跟我比我爱你,差得太远了。”
随着加入跑男,包贝尔的经济状况才开始好转。他们的北漂生活结束了,而大多数人依然漂着。春节刚过,一大群年轻人就背起包、拖着行李,陆续从老家返京开始上班了。
界面新闻采访,生活在北京、杭州、深圳等大城市的年轻人年薪在十到二十几万不等,除去租房、吃饭等大头,还有玩乐购物等方面消费。他们租房、吃外卖,基本上买房没着落,但因为种种原因,仍不会选择回到老家过“安逸生活”。
过年回来,和一哥们喝了顿酒。山东泰安的。一年多没见,他从长发理成了平头,在休闲西装的衬托下,举手投足显得市侩多了。北漂6年,从销售换到运营,现在一家教育公司做运营部经理。
他说,这次回去,家里老爷子又逼着考教师资格证啦。哪天累了,就回去,进学校当老师,也稳定些。现在女儿三岁多了,只有过年过节回去看看,都快不认识了,有点儿心酸。当初出来,是为了证明我能行,如果不行,也要证明我不行。不管会怎样,起码我试了。
那天喝到很晚,我们都忘了是怎么回到家的。记得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男主角和巨人离开家乡,要去外面的世界里看看。因为他们都是小池塘里的大鱼,一个身体很大,一个心很大。
途中,男主角因为超近路来到了一个小镇。这里有新绿的草地,不太干,也不太湿。人们每天光着脚在草地上跳舞,这里有诗人、有女孩,人们每天过着安静、祥和的生活。
有一天,男主角宣布,他要离开了。
诗人问:你知道,你可能再也不会遇到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我知道,但问题是,我还没打算停留。说着,男主角穿上自己的鞋,离开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大鱼,抱着梦想而活是最幸福的,怀抱梦想而死去的人是不朽的。
就像《飞驰人生》中,最后的结尾响起了提示:
Heroes never die !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