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诗,靠腿


谢灵运像
今天,旅游已经成为人们日常消遣的一部分,几乎人人都能实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梦想。但在古代,旅游条件简陋,许多人一辈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正称得上旅行家的人屈指可数,谢灵运就是其中的先驱。
网红旅游博主谢灵运,一边到各地打卡,一边写文章,从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诗派:山水诗派。因此世人都称,“有灵运然后有山水”。
谢灵运出身不凡。东晋谢家,是当时顶级门阀之一,累世高官厚禄,不仅战功显赫,还盛产才子。“旧时王谢堂前燕” “王谢风流满晋书”,这些诗里都提到了他们家。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既是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虽然依靠门第,谢灵运不需要考试就带上了官帽,但他混得并不好,历任皇帝们看中的都是他的文才,而不是吏才,一直未受到重用。于是谢灵运就辞职不干了,决定寻找诗和远方。
在谢灵运的笔下,春有百花冬有雪。春天,他登上池上楼,写下“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夏天,他游赤石进帆海,写下“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秋天,他走在辞官回家的路上,写下“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冬天,他看着月光下的积雪,写下“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谢灵运不是一般的旅游爱好者,宋书《谢灵运传》记载,“寻山陟岭,必造幽峻,岩嶂千重,莫不备尽。”是的,他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山,要爬最高的;路,要走最险的。作为户外运动发烧友,谢灵运为了登山,搞起了前沿黑科技,开发出爆款登山鞋“谢公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爬高走低如履平地。谢公屐复原品
很少有一款产品能像谢公屐一样,拥有殿堂级的品牌美誉度。不仅在户外圈风靡一时,还圈粉无数诗人,竞相为它打造产品广告文案。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夸赞:“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明代高启在《云山楼阁图为朱守愚赋》中写道:“为问仙家在何处,欲穿谢屐一登临”。
除了“谢公屐”,他还为自己设计了登山服,将衣服宽大的袖口改小,将肥大的裤子改为束脚裤,堪称“驴友”中的装备党。
谢灵运不仅自己爱旅游,而且组建了一个庞大的驴友团。据说有一次他们出门爬山,带了数百人。当地太守吓一跳,以为是山贼来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谢灵运在带队团建。
当其他文人还在追寻堆砌雕琢之风时,谢灵运已经在游山玩水中拥抱自然了。他将自己和大自然巧妙地联系在一起,在将自然诗化的同时,借诗言志抒发情感,不仅在当时引起轰动,对后世也有着深远的影响。钟嵘在《诗品》中评价:“譬犹青松之拔灌木,白玉之映尘沙,未足贬其高洁也。”
当我们再来品读谢灵运的诗时,也许能更好地理解这位自信心爆棚的奇男子。“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李白写诗,喝喝喝古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写字??聚个餐而已,为什么画一幅画?他,一颗流星“京师九门”,老北京的文化记忆来源:光明日报全媒体总编室文字:笑川责编:王子墨编辑:吴亚琦 邢妍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